莫邦富的日本管窺 (121)中國的譯作編輯要有尊重版權的專業意識

2016/10/21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莫邦富:上星期,我在專欄中指出一位名叫趙玉皎的譯者在翻譯日本電視主持人黑柳徹子的代表作《窗邊的小豆豆》時,把書中的插圖畫家岩崎知弘的名字錯譯成了「岩崎千弘」。同時,我還這麼寫道:「真誠地希望在出版社再版這本書時,能將這個錯誤糾正,還《窗邊的小豆豆》的插畫畫家以正確姓名---岩崎知弘。

       」
必須嚴肅指出的是,近年來,國內一些學者在學術著作等作品中錯譯歷史人物姓名的這類錯誤不在少數。

       中央編譯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清華大學歷史系副主任的學術著作中居然出現了幾十處翻譯錯誤,其中最荒唐的是把蔣介石(Chiang Kai-shek)翻譯成了「常凱申」。此外,把美國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1907-1991年)的翻譯成了費爾班德。

       固然犯下這類低級錯誤的主要原因是不懂韋氏拼音所致。

       但正如媒體所批評的那樣:「這不是很難的事情,因為通過查閱韋氏拼音與漢語拼音的對照表不難找到。……這些東西如果用心,如果嚴謹都是能找得出的。

       」
而我對趙玉皎的不滿也正在於此:「不知何故譯者沒有細緻查閱資料,以致沒有採用日本約定俗成的表達方法,實在難以理解。

       」
我提出批評後,不久就收到了趙玉皎本人的自我批評和反省:「以後我也會引以為戒。知弘名字的錯譯,其實我也一直耿耿於懷的。尤其是近年來,我又翻譯了一本岩崎知弘的傳記,……書裏明明白白地寫著‘知弘’兩個漢字,更覺得應該糾正過來,不應該以訛傳訛。

       」
可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趙玉皎反省自己過去的錯譯,在翻譯岩崎知弘的傳記時糾正了自己的錯誤。可是,書籍編輯居然把書中出現的岩崎知弘的正確姓名又統統改成了子虛烏有的「岩崎千弘」。編輯還強詞奪理地説這是為了前後統一。以致國內在出版岩崎知弘的其他作品時繼續沿用「千弘」這一錯誤譯法,在以訛傳訛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這不得不使我覺得需要站出來高呼一聲:中國的譯作編輯要有尊重版權的專業意識!

邦富 簡歷

上海出生。曾下鄉黑龍江生産建設兵團。上海外國語大學日語專業畢業後,曾在該校任教。1985年留學日本,在日本讀完碩士、博士課程。現在是旅居日本的華人作家、評論家。著有《新華僑》、《蛇頭》、《解讀中國全省事典》、《獲得世界市場第一的顧客戰略》等50多部日文著作。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