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語演講比賽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中日茶坊 > 日本人再也不想學的課有哪些?

演播室by明子(117)日本人再也不想學的課有哪些?

2016/06/27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青樹明子:中國各位高考考生或許已經結束正式考試,正沉浸在解放感之中。除此以外的各位學生可能仍在每天忙於準備期末考試,但考試結束之後就是暑假,希望大家加油。

     
無論是日本還是中國,學生都非常不容易。尤其是對初中生和高中生,發自內心感到同情。並不像大學和研究所那樣,僅僅鑽研自己喜歡的學問即可。課程既有文科也有理科。還有體育、音樂和美術。確實令人頭痛。自己可以不用學理科的如今境遇實在是令我感到幸福。

      一般來説,即使是學習,只要是喜歡的學科,就完全不感到痛苦。但由於還必須學習自己討厭的學科,學生也很辛苦。

      既要解答數學問題,還要記住貝多芬的生平。一邊做化學實驗,同時還得訂閱《源氏物語》。學生似乎必須做到全能。

      那麼,日本高中生們到底每天學習哪些科目呢?

      高中生的學習科目由《高等學校新學習指導綱要》確定。綱要規定,所有學生從入學到畢業原則上必須學習的有以下科目。

語文
地理歷史:「世界史」、「日本史」、「地理」
公民:在「現代社會」、「倫理」、「政治·經濟」中任選2個科目
數學
理科:在「物理」、「生物」、「地質學」中選擇
保健體育:「體育」、「保健」
藝術:在「音樂」、「美術」、「工藝」、「書法」中選擇
外語:「英語」、「英語以外的外語」
家庭:在「家庭科」、「生活設計」中選擇
信息:「社會與信息」或「信息科學」

      與我讀高中的時候相比,既有沒改變的科目,也存在發生改變的科目。

      問題在於任何人當然都有喜歡的課和不擅長的課。其中甚至有些只要回想起來就感到鬱悶、令人痛苦的課。

      以我為例,那是「地質學」。只要聽老師講地面分為不同的層、岩石性質如何如何……,我就會打瞌睡。我不會忘記,在吃過午飯後的下午1點半左右開始上課,原本就是容易犯睏的時間。我對不起教地質學的老師,那張面孔我至今仍難以忘記。

      那麼,其他人在初中和高中時代,都對哪些科目感到「頭疼」呢?日本一個網站實施了問卷調查,下面打算價紹一下調查結果。

      再也不想學第二次的課排名 女生版

第1位 物理 
      不擅長理科的女性似乎確實很多。在理科中,不擅長物理和化學的感覺尤其強烈。22歲的公司職員表示,「害怕和討厭電學課」,另一位24歲的公司職員表示,「與數學完全不同,難以理解」,而26歲的公司職員甚至稱,「不理解所有物理問題的含義,考試全都靠死記硬背過關」。
對於不擅長的學科,死記硬背也是令人痛苦的。大家辛苦了。

第2位 世界史 
      如今被稱為「歷女」、非常喜歡歷史的女性也在增加,但如果是世界史,情況就稍稍有所不同了。首先記住歷史人物的名字就是一件苦差事。

      26歲的公司職員表示「片假名的名字看起來全都相同」,而23歲的專業人士表示「完全記不住年號」。

      我非常擅長歷史學科,但對於世界史上出現的人物名字,確實感到頭疼。羅馬帝國有個皇帝名叫「馬可·奧勒留·安東尼(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而19世紀意大利統一時的國王名叫「維克托·伊曼紐爾二世(Vittorio Emanuele II)」……,僅僅是記住名字就很困難了。此外,還有「烏爾班二世(Urbanus II)」、「英諾森三世(Innocentius III)」、「波裏伐丟斯八世(Bonifatius VIII)」等等,的確令人頭痛。

      順便補充一下,對於記住中國歷代王朝知識感到痛苦的日本學生也大有人在。大家,的確辛苦了。

第3位 數學 
      即使不擅長理科,但數學也分為兩種情況。確實不擅長數學的女學生很多,但特別擅長的女生也不在少數。我是前者。在記憶力方面,我足以向別人誇耀,但對於數字,則是聽到後馬上就忘記。我非常清楚不擅長數學的女生的痛苦。

      25歲的自由職業者表示「完全不理解物理和數學公式的含義」, 32歲的技術人員稱「因為高中數學而遭遇了挫折」。

第4位 化學 
      化學也是像地質學那樣令人頭痛的科目。自己負責清洗試管和燒杯,至今想起來仍感到心情鬱悶。答案與我相似的女性很多。

「總是到處都是錯號,‘感覺已經理解!’的瞬間一次也沒出現」(28歲金融人士)
「元素符號很難記,完全記不住」(29歲銷售人員)
「總之是不懂其中含義。尤其是進入高中之後」(28歲)

第5位 漢文 
      自古以來,説到日本人的修養,就取決於是否精通中國的古典。甚至可以説,學問曾經就是學習中國的古典。

      這一點在現代仍沒有改變,高中裏有「漢文」課。現在似乎採取選修制,但我上學的時代則是必修科目。漢文指的是將中文的古典改為日語讀音加以學習。學習日本的古典(古文)就很難,學習中國的古典更是難上加難。

「最不擅長這個」(21歲自由職業者)「完全裝不進大腦」(28歲營業人員)

      就像這樣,不擅長漢文的日本人很多。《史記》、《論語》、《孟子》、《老子》自不必説,還要學習《詩經》、《楚辭》、《唐詩選》等等,確實令人頭疼不已。

      以上是女性版。

      下面將目光轉向男性。日本男性們在學生時代不擅長哪些科目呢?

      再也不想學第二次的課排名 男性版

第1位 漢文 
第2位 古文 
第3位 英語 美術 
第5位 世界史 

      不擅長文科的男性很多。連日本的古典都不擅長,更何況是中國的古典,因此第1位是漢文。(各位中國讀者,對不起!)也就是説,「就算聽課,也完全聽不明白」(30歲專業職)。

      但是,日本人在世界範圍內屬於罕見的「愛學習」。回想學生時代,很多人會表達下面的感想。

「不管到了多大年紀,都想繼續學習」
「如果能回到學生時代,真想繼續學習」
「如果是現在,感覺有意思的科目很多」
「如果從一開始學起,將有新鮮感,感覺將産生學習願望」

      説到高中生,年紀大概是16歲至18歲。不但自我的概念沒有確立,同時看不到將來的道路。在這樣的時期接受領域廣泛的教育是幸福的事情,同時還在不斷作出「選擇」,這也的確如此。

        「只要懂得學習的理由,或許就産生了興趣」,正如這句話所説,首先或許應該傳授學問具有的了不起的意義。

      順便補充一下,説到我為何對中文産生興趣,是因為在高中的漢文課上,老師用中文給我們朗讀漢詩。如今回想起來,老師的發音非常「日本化」,但只有16歲的我卻感覺「像音樂一樣優美」。

      在不擅長的科目的背後,或許有美麗的花園在等待大家。

     
加油吧,年輕人們!

青樹明子 簡歷
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亞太研究科碩士。1998年至2001年,擔任中國國際廣播電台日語節目主持人。2005年至2013年,先後擔任廣東電臺《東京流行音樂》、北京人民廣播電臺《東京音樂廣場》《日語加油站》節目製作人、負責人及主持人。出版著作《小皇帝時代的中國》、《在北京開啟新一輪的學生生活》、《請幫我起個日本名字》、《日中商務貿易摩擦》等。譯著《蝸居》等。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ad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19063.22-154.2603/30close
日經亞洲3001174.09-3.5303/30close
美元/日元111.190.1003/3021:11
美元/人民元6.8885-0.000403/3012:28
道瓊斯指數20659.32-42.1803/29close
富時1007353.140-20.58003/3013:16
上海綜合3210.2369-31.077503/30close
恒生指數24301.09-90.9603/30close
紐約黃金1253.4-1.903/29close

關於日經指數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