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語演講比賽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中日茶坊 > 港人愛讓座

東京眼(70)港人愛讓座

2015/06/25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健吾:香港人,好在乎兩件事:買樓和讓座。

        在香港,很多人很在乎一些老人家是否在地鐵沒有座位,往往在地鐵看到年輕人坐著,老人家站著,就會有人用手機拍照放上網,覺得那些年輕人不讓座,是十惡不赦的。相對以權謀私、囤地自肥、私相授受的政府官員的瀆職,香港人都不會有那麼多的「反感」。但只要你在地鐵不讓座,你就會被「好心」的網民,一些被台灣人命名為「正義魔人」的網民於網路大批鬥。

        好幾年前,我的朋友林日曦寫過一份文章,説讓座其實有時會令人尷尬。我試過讓座給一個女士,女士跟我説:「其實我只係肥,唔係大肚」(其實我只是胖,不是有孕),她就有一點尷尬的叫我坐下。我的朋友試過因為M痛要坐下,就被一個中年的師奶由荃灣唸到太子,説「後生仔都不讓座」。另一個朋友,曾經因為痛風,走路也痛,坐地鐵的時候也曾經被人唸過為什麼不讓座。

        最近,有朋友因為讓座的問題,問我究竟日本人是否讓座呢?他看到我在臉書貼了《律政狂人》的片段,指小薰要求古美門律師讓座給一個老伯,古美門不肯,説老伯因為比自己更強壯,所以不需要。

        在坐JR的時候,我也有試過讓座。有一次,我看著一個小朋友站在我面前,我就站起來,説要給他坐。他的媽媽就對我説:「謝謝你。」然後就對著孩子説:「你要跟哥哥説什麼?」小孩就對我説了一句:「多謝。」就坐下來了。後來,另一次,有一個媽媽,又是帶著孩子進車廂,我給他位子,那媽媽説:「不用了。孩子是可以站的。」然後婉拒,我也沒有再叫那媽媽坐我的位子,我自顧自做我的事。

        究竟日本人會不會讓座,是否需要讓座,坐車的時候有沒有「禮貌」,是否尊重老人家等等的事情,其實都很難一概而論。有朋友跟我説過,日本人很怕別人覺得自己「很需要幫助」,即使是老人家,有一點教養,有一點自知自覺的城市人,都會穿戴打扮得美美的,化好粧才出門口。而如果坐地鐵或火車的時候,有人覺得你「需要讓座」,他們會問自己「是不是看起來很需要幫忙呢?」如果真的是需要幫忙的老人家,他們當然就覺得沒有問題,有人讓座,就坐好了。可是,有很多只是胖,或不是很老,只是蒼桑的人,就會覺得讓座,對他們來説,是令人難堪的事。

         所以,即使在日本,有時候我讓座給老人家,或是不知道是胖還是有孕的女士,我都只會站起來,走到第二卡,扮要打簡訊(日本的電車在關愛座附近是不能用電話的,以免一些裝有心臟起搏器的人的儀器受損),那位子有人坐也好,沒有人坐也罷,我也沒有所謂。反正,我唸天主教學校的時候,我的聖經老師常教我,行善,不需人知。

        可惜的是,現在在香港,讓座好像變成「必需」要做的事。而很多次,我在地鐵的時候,現在很多年輕人,都不敢坐。從太子到尖沙嘴,明明有位子,很多年輕人都選擇站著。也許,他們害怕,萬一他們坐下,而又有一些老人家走進車廂,他們沒有立即讓座,被衛道之士拍照,就永不翻身了。

 
        讓座,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我一直以為,讓,是自願的。可是,現在,香港沒有自願的。因為在人人都是記者,人人都可以在臉書發表「報導」的年代,人人被監察。對小事在乎,大事懶理的香港人而言,讓座,比天底下所有事情,都來得重要。各位小朋友,記得要讓座蘿。

健吾 簡歷
80年生,香港專欄作家、香港商業電臺節目《光明頂》、《903國民教育》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及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著書超過二十七本,主力研究日本東亞流行文化軟實力及多元性別關係等議題。

本文僅代表個人觀點,不代表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觀點。

ad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0130.41-94.6806/28close
日經亞洲3001248.65-8.2406/2817:57
美元/日元111.920.2906/2817:37
美元/人民元6.7995-0.020906/2809:37
道瓊斯指數21310.66-98.8906/27close
富時1007407.260-27.10006/2809:42
上海綜合3173.2014-17.995506/28close
恒生指數25683.50-156.4906/28close
紐約黃金1246.40.106/27close

關於日經指數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