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劉迪觀察 > 六本木的秋夜漫步與隨想

六本木的秋夜漫步與隨想

2019/10/09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劉迪:10月初的東京,晝間雖仍溽熱,但夜晚散步卻已愜意。六本木、南麻布一帶夜幕將臨,華燈初上。來自中國「自由行」遊人時時可見,他們言談面容流露享受長假的欣愉。中國大陸進入「休假模式」,「國慶」期間約有190萬中國人訪問日本。散步中,時有中國旅行者擦肩而過。

                

   劉迪 的其他文章

     

 G20大阪峰會的任務與使命

         

 安倍對美「溫馨外交」以及G20

 的考驗

 

 世界大變局與日本的歷史機遇

 

 2018歲暮:有棲川公園散步

 

 站在「新時代」,將如何紀念改革

             

 中國需要千百萬「新鄉紳」嗎?

              

 中國的中産階級,在想什麼?

                 

  28年前,筆者移居東京。回顧這些年,中國對日本來説,日益「巨大」。甫抵日本時,日媒中國報導稀少,有時甚至數日沒有中國消息。當時的中國,對日本普通民眾來説非常遙遠,但今天日本媒體,「華為」「中美5G戰爭」等報導連篇累牘,彷彿當年美歐消息所佔分量。

          

  中美貿易戰進入相持階段。美國仍咄咄逼人,但失去攻擊之「勢」,中國則在防禦中積蓄實力。今年5月日本國立研究開發法人「科學技術振興機構」(JST)發表一篇文章,該文分析了全球2015-17年新發表的高質量科學論文,指出中國在151個研究領域中的71個佔據首位,其餘80個領域佔據首位的則是美國。該文説在最前沿研究領域中,中美兩強體制已經形成。

          

  自上世紀90年代,中國開始構築市場經濟制度,但國家意志不可小覷。中國政府鉅額投資不斷推動電氣工程、交通運輸、計算機科學技術領域的發展。「新中國」70年間,教育體制傾向理工科學,支持了中國高科技進步。每年數以百萬理工科大學畢業生就業,構成中國巨大的「工程師紅利」。中國依靠這個世界最為龐大的工程師集團,不斷建造高鐵、港口、空港、橋樑,把這個國家日益連結成為一體。

             

  當代中國70年的成就不容置疑,但中國經濟存在前30年「追趕型經濟模式」與後40年「全球供應鏈型經濟」的矛盾。在東南沿海以及大城市,中産階級社會日益壯大。數億中國人家庭,非但有車有房,而且可享受海外旅行,甚至把子女送往國外留學。他們生活水準已接近已開發國家狀態。但在14億人口中,他們屬少數。在農村以及廣闊的內陸中小城鎮,還有近10億人,他們至今仍然處於發展國家狀態。當前及今後,調整中國經濟內含的兩種類型經濟的矛盾,是中國「講政治」的現實需要。

           

  中國人早已懂得,他們不能依靠勞動密集型産業獲得更加美好生活。上個月曾在中國地方旅行,親身感到各地政府以巨大熱情與堅定信念,強力支持高科技創新。中國高科技民企,在海外遭遇逆境。但是,他們正以不屈意志與決死氣概迎接挑戰。這些民企,肩負著中國未來。探索未來經濟社會的方向,自由寬鬆的企業環境尤為重要。

           

  中國當代文化,開始具有「現代」意味。中國文藝創作,徘徊探索中前行。那些商業巨制,在普及愛國主義同時,不忘全球情懷以及手法創新,這讓這些作品超越國界。不少中國古裝連續劇在日悄然流行。華麗衣裳與精美製作,加之許多劇情的現代視角,深獲日本女性鐵粉擁戴,有的鐵粉甚至因此開始攻讀中文。日本近來掀起小小的中國SF小説熱。劉慈欣《三體》等人SF小説日語版發行,諸多日本文化界大家站臺推介。日本讀書界深諳全球SF動態,今天如此大張旗鼓評介中國SF小説,也是中日交流轉暖的一個側面。

             

  多年來人們常稱中國為「發展型國家」,不過這個概念難以準確把握中國本質。因為「發展」一詞,暗含「實現終極目標之過程」的意思。我以為中國應定義為「探索型國家」。中國人自己常説,「改革開放永遠是現在進行時」。 今天,中國面臨重大關頭,歷史沒有給中國人自滿時間,改革必須跑步前進。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