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老柯要説話 > 不要總是嘴上愛國

不要總是嘴上愛國

2019/01/22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生活在日本,很有意思的一點是日本人很少把愛國掛在嘴上。日本人説,與其愛國,不如提倡愛鄉,也就是愛自己的家鄉。

                                     

  去美國,很多美國人都在窗戶或院子裏插上國旗,也許是一種愛國的表現。20年前去舊金山,那裏有全世界最大的唐人街,我住的酒店剛好可以俯瞰整個唐人街,結果發現每間餐廳的屋頂都插了旗子,有的是五星紅旗,有的是青天白日旗。問當地的華僑,他們告訴我,有的餐廳親大陸,有的餐廳親台灣。我心裏想: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圖為2012年9月18日上海日本總領館前的抗議活動(kyodo)

                               

  近來華為的財務總監在加拿大被捕,據説在國內掀起了新一輪愛國熱潮。

                          

    

 柯隆 的其他文章

         

 回顧2018、展望2019

       

 當政府取代了市場 

   

 談愛國,先要自愛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現代經濟學的苦惱

 

   大千世界、不合常理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愛國主義,外國人稱為nationalism,也可以説民族主義、民粹主義。也有人稱之為義和團,不過魯迅描寫中國人的嘴上愛國為阿Q精神、自我滿足。其實看你愛不愛國,不在乎你説什麼,關鍵看你怎麼做。試想,你口口聲聲愛國,可是你上了高鐵,卻去搶佔別人的位子,那能叫愛國嗎?你一邊愛國,一別借到國外訪問的機會遊山玩水,花公款,那能叫愛國嗎?

                          

  我一直認為一個人愛國,首先應該自愛。今天的愛國青年,太多人闊論愛國,卻不會自愛。

                                 

  70年前的中國,有很大一批讀書人是懂得自愛的,他們知道讀書人的本分,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該説,什麼不該説。那是讀書人的矜持。反右派以後,特別是到了文革,這批人幾乎體面掃地,當人生活和生命都得不到保障的時候,就談不上體面和本分了。

                    

  不久前去上海,跟上海的年輕人説,老上海人生活很講究,雖然生活沒有今天闊綽,但他們吃晚飯,稀飯,小菜(鹹菜),小點心,飯後清茶,聽一段越劇或者獨角戲,也或許在里弄裏散散步。今天的上海已經很難看到這樣的休閒有品味的景象。

                         

  中國人喜歡躍進,每一次躍進都是對傳統文化的摧殘。有一個報導説中日戰爭期間,美軍要轟炸日本,結果流亡到重慶的梁思成特意去美軍司令部,告誡美軍司令:轟炸日本我沒有意見,但希望不要轟炸京都和奈良。結果那位美國司令居然聽取了這位建築設計家的意見,沒有轟炸京都和奈良,否則,我們今天就看不到繼承了唐朝長安遺風的古都了。

                   

  據説,梁先生50年代建議不要拆毀北京的古城牆,但領袖沒有聽取這位建築家的建議,一聲令下拆毀了本當評為世界遺産的古城牆,那以後,每一次運動都對古代文明一次摧殘,最令人髮指的是居然革命小將們掘開了曲阜的孔陵。那裏應該是中華文明的聖地。試想想看,如果有誰敢掘開伊斯蘭的聖地,或者猶太教的聖地,他還能活著走出來嗎?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77
具有一般參考性
 
2
不具有參考價值
 
7
投票總數: 86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