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鬥勇更鬥智

2018/09/11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我們今天可能真的處在一個亂世,所謂亂世,就是現有的規矩失去了效應,領袖失去了權威。不僅如此,失去了權威的美國總統在帶頭破壞現有的秩序,這就造成了今天的亂世。

   

  雖然中美貿易不平衡,美國的對華貿易赤字高達3700多億美元,但很難説中國賺了,美國賠了。每次去美國,走進超市或百貨商場都會有一種複雜的感覺,那就是美國人為什麼可以用遠遠低於中國的價格買到中國生産的商品?而且,其品質明顯比國內同類的商品好很多。同樣的商品在中國要比美國的貴很多很多。原來的一位商務部長有一句口頭禪:我們進口一架波音客機需要出口2億到3億件襯衫。我的一個疑問是,為什麼我們不生産飛機,而要生産襯衫呢?

   

 柯隆 的其他文章

 

 失敗不一定是成功之母   

 

 巨富土豪是如何誕生的

 

   貿易戰爭的正面效應

 

 中日之間最難填補的差距


 成為世界強國的條件

 

    中國參加世界盃

 

    陰陽合同門之怪

 

 無解的中美貿易不平衡問題

  

   朝鮮有恃無恐

 

 日本人的創新模式與中國人有很大區別

 

 安倍經濟政策有可能破産

 

 中國股市之怪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也許我們可以説,雖然中國對美貿易實現鉅額出超,但真正賺便宜的是美國人,那美國人為什麼還不依不饒,要限制從中國的進口呢?這是一個簡單而不容易回答的問題。

   

  我相信中國在市場開放和市場準入方面還有很多問題,需要進一步改善。但那不足以説明貿易不平衡。有一些企業,比如中興(ZTE),自以為聰明,做出一些蠢事,結果被美國制裁。一個做夢都想引領國際通訊業的供應商不應該靠玩小聰明欺騙別人。你越是做手腳,越是給別人口實來懲罰你。我想中興再要翻身可能很難,因為世界主要經濟體都在警惕中興的所作所為。要知道中興的弱點是沒有掌握原創技術專利。

   

  事情發展到今天,可能只有川普自己知道為什麼要發動貿易戰,也許他自己也不一定清楚。但問題是北京在沒有搞清楚事情發生的原委就匆匆進場參加了這場博弈,而且用的是跟美國人同樣的手法,硬對硬地提高報復性關稅。其實不需要想就可以明白,中國實現對美鉅額出超,硬碰硬,很快中國就可能彈盡糧絕。

    

  通常貿易摩擦或者貿易戰有兩種,一種是貿易赤字方經濟減速,忍無可忍跳出來打貿易戰。另一種就純屬找事,比如今天的美國,其經濟增長在持續,失業率創新低。按理説,美國沒有必要打貿易戰。重要的是坐下來跟中國談,比如敦促北京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加強保護知識産權。

    

  有一點非常明確的是無論美國如何提高進口關稅都不可能縮減對華貿易逆差。所以這場貿易戰爭可能另有目的。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所以,北京要做的其實是爭取贏得儘量多的國家的支持,包括自己的人民的支持。

    

  有一點非常不可思議,北京總是跟美國同步宣佈提高對美國的報復性關稅,甚至提高關稅的幅度都完全一樣。此舉的意圖可能是表示中國不好欺。但中美兩國的國力不對稱,這樣的對等較量對中國不利。另外,美國在實行報復性關稅時一定在其國會召開企業和行業聽證會,聽聽企業的意見對正確制定政策是有幫助的。貿易主體是企業,北京為什麼不召開同樣的聽證會,聽聽中國貿易企業的意見,作為制定對策時的參考。政府包辦一切絕對不是好辦法。

   

  這場貿易戰有太多的不正當性,所以,要打贏這場貿易戰,就不能跟著美國按他們套路玩,這樣玩下去,中國必然是失多得少。當然,我們看到有些人繼承阿Q精神,玩精神勝利法。畢竟阿Q精神不解決問題,需要的是冷靜思維的戰略家。


   

  冷靜想一想,中國可能從一開始就出錯了牌。

   

  無論是怎樣的戰爭,你只有擊中了對方的弱點才能打贏戰爭。有高人指點,川普的弱點是美國農民的選票,所以,只要中國提高從美國進口農副産品的關稅,川普就會服軟。這一招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但應該説衝擊力有限。因為美國早已不是農業國,川普的支持者主要集中在城市。

   

  那麼,美國城市人最擔心的是什麼?很簡單,他們最怕的就是通貨膨脹。再過3個月,美國將進入聖誕購物季節,他們買的大都是中國製造的商品。如果這些商品漲價30%,我想美國人,包括農戶就不再會支持川普。

   

  所以,北京應該出的牌不僅僅是提高從美國進口商品(農産品和能源等)的關稅,甚至可以説,中國完全沒有必要提高從美國進口大豆的關稅,因為,中國需要美國的大豆。要想速戰速決只有苦肉計,那就是對出口到美國的日用品包括在華美國企業生産的電子産品徵收限制性關稅。

   

  曾經有一個美國教授為了試驗一下美國人的生活對中國的依賴性,看看絕對不購買中國商品到底能維持生活多久,結果他的試驗在當天晚上就告以結束。那天晚上是他女朋友的生日,他去街上的蛋糕店買了一個生日蛋糕,但跑遍了整個城市也沒有找到一根不是中國生産的蠟燭。

   

  所以,美國人的生活已經無法離開中國,只要中國對出口到美國的商品提高關稅,不出半年,北京就會收到白宮的請求坐下來談判,不要再打貿易戰了。做一個簡單計算,如果白宮對從中國進口的日用品提高25%的報復性關稅,那中國對同樣出口到美國的這些商品也提高25%的出口關稅,那美國的消費者靠什麼維持日常生活?所以,貿易戰不僅要鬥勇,更要鬥智。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隆

 柯隆 簡歷 

 

東京財團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富士通綜合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出生於中國南京。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研究專題:開發經濟學。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