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老柯要説話 > 歷史的賬是需要了結的

歷史的賬是需要了結的

2017/10/11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也許因為歷史始終在輪迴,所以歷史的賬總是沒完沒了。日本的政治領袖似乎對來自亞洲國家,特別是韓國對日本要求清算歷史賬的請求感到厭煩。現在身處鐵窗裏的韓國前總統在任期間和日本的領導人就解決二戰期間的慰安婦問題達成共識,日本在作了一些讓步的同時,特意在聯合公報中加了一句:該問題一旦解決,事態不可逆轉,不再繼續追究。日本的政治領袖們稱之為「未來志向」,也就是説不要總往後看。

 

 

 柯隆 的其他文章

            

   中國會不會出現産業空洞化

        

   日本迎來多事之秋

 

   也看小米負責人拒收日語系學生風波

 

   中國為什麼叫停比特幣交易

 

   安倍要解散國會,禍福難測

   

 科學和技術、創新和創業 

              

 在華投資外國企業老闆之煩惱

            

 從九寨溝地震看地震局的工作 

             

    智商和情商

 

 我們留給後人怎樣的遺産

 

 日本政壇大地震

 

 歷史人物的英雄與壞蛋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我相信中國的政治家以及中國的老百姓對所謂的「未來志向」是有不同看法的,中國人講究「前事不忘後事之師」。

 

    歷史是輪迴的,有時你是被害者,有時你也可能就是加害者。最近看了一個關於記述60年代美國和越南戰爭的文獻,非常吃驚的是,韓國接受美國邀請派兵參加了那場戰爭,而且,在越南戰場來自韓國的部隊對越南的居民進行了殘忍的屠殺。韓國前總統訪問美國時,當年作為難民移居美國的越南人團體發表公開信給韓國總統,要求韓國政府給遺族賠償並道歉。結果韓國總統置之不理,沒有給出任何回應。我相信越南人對韓國總統的傲慢一定非常生氣。為什麼同樣是韓國總統,態度迥然不同了呢?

 

      中國人喜歡將歷史描述成一條源遠流長的大河,我們雖然無法把大河切斷,但歷史事件的賬其實是需要一筆一筆了結的,否則就沒完沒了了。

 

      有一個記述二戰後期,即希特勒死後的歐洲戰場的紀錄片(document),導演不帶任何價值判斷只是採用了能夠收集到的所有的當時的映像展示了二戰後期的歐洲社會的複雜性。當時,戰爭結束後,人們的憤怒並沒能得到抑制,無罪的德國居民被虐待,甚至虐殺;數百猶太人在波蘭被屠殺;蘇聯紅軍屠殺俘虜甚至屠殺猶太人的暴行被掩蓋。

                  

       我非常佩服二戰後的歐洲政治領袖們的智慧,特別是德國領導人徹底清算了那場戰爭。雖然在對德國戰犯的國際審判中,所有的德國戰犯都自我陳述:「我無罪」。德國的領導人為什麼有如此了不起的政治智慧呢?非常重要的一點可能是他們意識到對他們來説鄰邦太重要了。

 

     相比之下,日本在清算歷史問題上就有點拖泥帶水,舊賬還沒有算清,新的糾葛又出現,東北亞地區的安保和各國的國家利益發生衝突,於是乎口水戰就不斷升級。

 

      我不相信韓國人會原諒日本對其殖民的歷史,二戰期間的慰安婦問題實際只是攔在日韓兩國中間的冰山一角。中國人對於歷史問題比韓國人要大大咧咧的多,中國人實際是想要咽下這口氣。中日之間的主要問題實際不是歷史問題,而是國家利益的對立,一山不容二虎。

 

       當然,中國自身也有很多沒有解決的歷史問題。面對歷史問題,人們很容易陷入雙重標準的陷阱。美國人是最巧妙的以雙重標準自衛的國家,亞洲人相對笨一些。

  

    今天的亞洲正在跨入一個新的不穩定期,歷史問題(舊問題)沒解決,新問題又不斷出現。隨著科技發展,無論是大國還是小國,都想不斷擴張。這個地區價值觀沒能達成共識,意識形態方面相互對立,資源需要共享,但規矩尚未形成。美國和俄羅斯等外來勢力插手區域內事物對於區域內國家喜憂參半。

  

     最嚴重的是區域內各國領袖之間的對話斷斷續續,彼此之間缺乏信任。更不幸的是各國國內形勢尚未穩定,內政不穩,政治家則寄希望以外部事物分散國民的憤怒情緒。無論是個人之間,還是國與國之間,要解決糾紛需要智慧,如果當事人總是把新賬和老賬一起算,那就永遠算不清。舊賬歸舊賬算,新賬按新賬算,一筆一筆了結才是解決問題的捷徑。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隆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59
具有一般參考性
 
6
不具有參考價值
 
18
投票總數: 83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