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古國何時再文明

2017/06/20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我曾經在本專欄寫過,中國的高官很喜歡在一些公開場合誇口:四大文明古國只有中華文明被傳承下來,云云。説實在的,中國的古代文明有多少被傳承下來了,我不知道。49年以後的反右把多少文明載體的老教授、老教師和學者給整死了?文革十年,大學停止招生,幾乎停辦了十年。連孔子的墓都被掘了,你們怎麼還説傳承了古代文明和古代文化?

   

  我相信中國的古代文明一定是極其輝煌燦爛的,但今天的中國人無論從基本素質還是文化素養、文明程度來看,應該説離古代的文明都相去甚遠。幾年前,一個叫小悅悅的廣東小女孩被多輛汽車活活碾死,從她身上開過去的每一輛汽車的司機為什麼沒有停車?他們就像從一塊磚頭上開過去一樣。

    

 柯隆 的其他文章

 

 為何中國成了Fintech大國? 

 

 漫步華盛頓

 

 沒有身份證的中國人

 

 積極向上的中國人和沒上進心的日本人

 

 家醜不可外揚

 

 中國人和日本人,誰更愛國

 

 誰唱一帶一路的主角

 

 中國人真的比日本人還有錢嗎?

 

 誰為血染的中朝友誼畫上句號

 

 是房價太貴、還是工資太低

 

   中國人的納稅意識為何低 

 

 改革開放好似逆水行舟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同樣的悲劇今天又在河南駐馬店重演,一名過街年輕女子被一輛計程車撞飛,計程車逃逸。之後路過的車輛一概繞行,從她身邊過的人也沒有任何人伸手救護,結果,又有一輛大型SUV從她身上過,這一壓一定是致命的。後,警察説,當時有十幾人打110和120求救,但現場沒有人敢救援。哪怕有一輛車停下,避免第二次碾壓,我想這女子還可能有救。

    

  每每看到這樣讓人痛心的暴行,我就想,不管你傳承了或沒有傳承古代文明,那不要緊,找回我們這個民族的底線才是最要緊的。我最不願意聽到的一句總結就是:我們的社會主流是好的,這些只是個案。那你被撞一下試試?人命關天,不存在個案。告訴你,我們社會的主流已經出了嚴重問題。

    

  我想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問一問,我們的民族為什麼陷落到這個地步。顯然我們的社會處在一種嚴重的病態中。

    

  想起幾年前,在東京的一個地鐵站,有人不小心從月臺跌下落到鐵軌上,此時身邊的一個年輕人毫不猶豫地跳下去救助,結果這個年輕人被隨後入站的地鐵撞死。後來據媒體報導,這位年輕人是在日本某大學留學的韓國留學生。日本人為了紀念這位英勇的留學生為他舉行了大規模的悼念活動。

    

  而在今天的中國為什麼沒有人敢於助人呢?比如,醫院本是救死扶傷的地方,我有一個熟人,得了急性闌尾炎,沒帶錢,到醫院掛號,醫院説沒錢不能掛號。類似這樣的醜陋行徑在今天的中國也許已經不是什麼新聞,但問題是情況沒有任何好轉,有一天,你和我都可能成為被害人。

    

  駐馬店事故或著説事件現場的行人以及非肇事司機都沒有任何法律責任,但從道德和道義上説難道就真的沒有責任嗎?從小被教育學雷鋒扶著老太太過街的中國人的愛心到哪兒去了呢?

    


 

  這個問題,貌似簡單,回答起來其實不容易。

    

  要知道把人的素質教育都勉強的融入政治説教中去,那其結果只能是陷入形式主義的陷阱。所以,我們很少能在今天的社會裏感受到多少愛心。顯然政治教育不能代替道德素質教育。

    

  我不知道各位看官是否有同樣感受,中國的電影和電視劇裏的孩子為什麼都沒有一點天真,説話就跟黨委書記説話似的。完了我們再來聽聽領導們説話,同樣冰冷生硬沒有人情味,我不知道他們回家跟自己家人説話是不是也那副腔調?領導總是擺著教育人的腔調説話,老師也就自然如此,結果兒童也就不像兒童了。

    

  有很多人把這些悲劇總結為中國社會誠信的缺失。我同意這樣的説法,但誠信是怎麼會缺失的呢?

    

  我想一個有誠信的社會起碼有幾個前提條件。首先,政府和官員説話要算話,就是説政府和官員要講誠信。試想高官們一邊告訴他們的子民: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但一邊享受著特權,貪腐的金額上千萬億,那誰還會相信你們呢?其次,一個有誠信的社會要讓人們有可信的信條,要有敬畏。今天中國人的信仰危機很大一部分是由於沒有可信的信條,也沒有敬畏之心。幾十年來搞階級鬥爭,到今天,官場上還盛行互相舉報之風,這是非常要命的。互相舉報結果很可能是公報私仇,再就是所有人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導致人與人互相不和諧,不信任。舉報盛行主要是因為法制不健全。如果有獨立和權威的司法體制,那不需要搞相互舉報。

   

柯隆

  當我看到駐馬店交通事件,太驚愕了,同樣是人,怎麼會有這樣的舉動?但這就是今天中國社會的現實。再説一遍,這絕對不是什麼個案,誰都可能成為被害者。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