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語演講比賽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老柯要説話 > 誰為血染的中朝友誼畫上句號

誰為血染的中朝友誼畫上句號

2017/05/11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回顧我有記憶的短短幾十年的歷史,發現中國和領土接壤的國家要不就好得要穿一條褲子,要不就反目為仇。小的時候聽老人們説:蘇聯逼著中國還債,尚好的豬肉都拿去抵債了,中國人只能吃豬尾巴,合格的雞蛋拿去抵債了,留下的都是小的不合格的給中國人吃。其實,這種統一口徑的説法後來被質疑,但中蘇關係交惡那確是事實。

 

中朝邊境的友誼橋(中國遼寧省丹東,資料圖)

     

  柯隆 的其他文章

 

 是房價太貴、還是工資太低

 

   中國人的納稅意識為何低 

 

 改革開放好似逆水行舟

 

 周立波玩槍走火

 

 中國社會進步了嗎?

 

 中國人,你幸福嗎?

 

   中美蜜月還是同床異夢

 

 中國人應該停止造神了

 

   旁觀産業政策必要性的爭論

 

 統計數據的陷阱

 

 日本的愛國賊們

 

 海外華人的生態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中越關係也一樣,毛澤東統治的時候,號召全國援越,因為美帝國主義要侵略越南。那時候,生産不了多少汽車,馬路上跑的自行車多,還有很多馬車和驢車。但大批卡車免費送給了越南,不僅是軍事物資,毛澤東連夜鶯島都慷慨地送給了來借島的胡志明總書記。但到了鄧小平統治時代,越南打柬埔寨,結果就有了對越自衛反擊戰。其實,給對越戰爭起這樣的名字有點詫異,越南並沒有要打中國,所以,談不上自衛。那場戰爭是對越南侵略柬埔寨的懲罰。

   

  再一個就是中朝關係。中朝關係被歷史學家和文學家描寫成血染的友誼。為什麼是血染的友誼?可能因為50年代初的朝鮮戰爭,但説到朝鮮戰爭,有點奇怪,並不是韓國先動手的,而是金日成派兵侵略了韓國,才惹來了聯軍,主要是美軍。中國人民志願軍莫名其妙地跨過鴨綠江支援朝鮮,在朝鮮戰場上,中國人民解放軍犧牲慘重,連毛澤東的兒子都死在了朝鮮,所以稱中朝關係為血染的友誼也不為過。

   

  但今天的中朝關係似乎惡化到一觸即發的地步。朝鮮的國家媒體有史以來第一次指著鼻子批評並警告中國,聲稱中國要為兩國關係惡化付出沉重的代價云云。過去那麼多年中國為構築血染的友誼不僅僅是支援朝鮮對美國和韓國的戰爭,而且每年提供大量的戰略物資給朝鮮,包括糧食和石油等。但朝鮮説翻臉就翻臉。中國是不是應該很好地反省對周邊國家的外交戰略了呢?

   

  我注意到國內一些學者,包括體制內學者和官媒不斷發聲,大有反省對朝外交戰略的意思。無論怎麼説,這是值得肯定的。那麼,中國的對朝戰略到底錯在那裏呢?

   

  這是一個很大的命題,不可能在這樣一個短文中説明白,但至少有一點是明確的。那就是中國不應該花血本援助一個不可持續的金家王朝,要援助也可以,但絕對不是無條件的,這個條件就是要求朝鮮通過改革開放自立。

   

  打一個不恰當比喻,援助朝鮮就像收養一個義子,或者叫養子,在養他的時候,一定要教他成人。而過去幾十年,中國的對朝鮮的外交可以説是只養不教,所以,今天的朝鮮説的好聽一點有點像紈绔子弟,説的不好聽一點就是個無賴。而中國似乎拿它沒辦法。中國外交上遵循一個原則叫不干涉內政。對於沒有援助和被援助關係的兩個國家,奉行這個不干涉內政的原則還説的過去,對於像朝鮮這樣長期依附中國的國家就一定要干涉內政了,中國在改革開放,而金家王朝完全依賴中國的援助,拒絕改革開放。中國的對朝援助完全成了免費的晚餐。要知道援助朝鮮的都是中國人民的血汗錢,在中國援助朝鮮的同時,中國還有近兩億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

   

  我一直覺得不可思議的是中國的外交家們到現在都在陳詞所謂通過對話解決朝鮮無核問題。朝鮮沒有要跟你對話的意思,你反反覆覆説通過對話解決朝核問題,那我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不準備解決朝核問題呢?至少中國外交家們釋放給朝鮮領導人的信息就是不準備解決朝核問題。所以,朝鮮才一而再,再而三地試探國際社會的底線。

   

柯隆

  中國是一個大國,其外交的主線可能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如何對付美國和俄國這些大國上,所以,中國的大國外交是有值得圈圈點點的成績的,但是,在周邊外交方面,應該説中國的外交往往失算,顯得很被動。缺乏戰略性的外交必然使自己被動。我不否認中國發展和發展中國家關係的重要性,但同時,中國應該吸取教訓發展和世界主流國家的關係。對於像朝鮮這樣一個拒絕改革開放的封建式世襲統治的國家,中國作為其主要經濟援助國有責任促使其改變統治方式走向現代化。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448
具有一般參考性
 
12
不具有參考價值
 
85
投票總數: 545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