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玩槍走火

2017/04/24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可能跟我的工作有關,也許是個人興趣所致,我通常不關心演藝圈裏各種八卦,特別是國內演藝圈的八卦新聞。但這不是説我不喜歡文藝作品,比如早年的上海滑稽戲和獨角戲,還有天津及北京的相聲可謂中國民間曲藝之精華。

 

  文革期間,中國幾乎沒有曲藝,改革開放的前幾年,有了一些政治宣傳性的曲藝。説實在的從沙漠出來的人看到毒草,那也是綠的,而且,那個年代打開收音機就那麼幾個節目,所以,就跟看狗打架一樣娛樂娛樂。出國以後,個人興趣完全轉變,徹底告別了低級趣味和政治宣傳。

   

  柯隆 的其他文章

 

 中國社會進步了嗎?

 

 中國人,你幸福嗎?

 

   中美蜜月還是同床異夢

 

 中國人應該停止造神了

 

   旁觀産業政策必要性的爭論

 

 統計數據的陷阱

 

 日本的愛國賊們

 

 海外華人的生態

 

 樂天怎能成為美軍和韓國政府的替罪羊

 

 人是可以貌相的 

 

   金正男遇刺的啟示

 

 為什麼日本的著名大企業接連陷入危機?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但這不等於我完全不知道演藝圈裏誰是誰,特別是在國內國外的一些特定的場所偶爾可以邂逅這些藝人,我不是任何人的粉絲,所以,不會大驚小怪。近日在網上漫遊,偶然看到一則消息説上海的那個清口滑稽藝人周某在美國開車時持槍和攜毒被捕,説實話,我一點也不意外。演藝圈裏吸毒可以説是一種文化習慣,解放前的藝人中癮君子大有人在。至於説在美國持槍,那也再正常不過了。

   

  問題不在周某犯了什麼,我覺得問題在於其被捕後的態度。首先是藐視法律,表現出一種無所謂的態度,而且,他似乎認為自己可以用錢搞定一切。我不知道周某的行為是否真的構成犯罪,一個人無論是名人還是草民,一大忌就是切切不可以得意忘形。我相信周某出道早年應該是下過一番功夫的,但後來就一天比一天得意忘形。北京的相聲演員王自健有一段相聲是專門諷刺這個周某的,可謂活靈活現,入木三分。

   

  我一直認為做人的最高境界不是讓別人羨慕你,而是讓別人尊敬你。有些人事業小有成功,手頭有點寬裕,就找不著北,一個不自重的人在這個世界是不會得到別人尊敬的。做人不要太張揚。

   

  我相信周某走到這一步首先跟其性格和素質有直接關係,再者與其身邊的狐朋狗友不無關連。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通過這次事件,從其被捕,到保釋,後又搞了一個什麼記者會,其言行基本可以證明一點此人不學無術。比如,他説自己持槍乃合法的。我猜想他應該有原住地新澤西的持槍證,但他離開了原住地新澤西,開車到了紐約,美國是聯邦國家,新澤西的持槍證,在紐約不管用。然後,又聲稱那毒品不是自己的,應該説周某乃一個狡詐的傻瓜。當時車裏就周某和其朋友,抵賴的結果不用猜就知道。

  

  我通常回國出差住在酒店,偶爾會遇到這些藝人,被人前呼後擁,我想他們應該很容易就陷入找不著北的境地。所以,今天的中國只有藝人,沒有藝術家,應該説不是産生藝術家的年代。時勢造英雄嗎!

 


  

  很多年前,國內拍過一部電影《千里走單騎》,應該説是一部非常次的電影,幾乎沒有看點。但這部電影請去了日本電影演員高倉健,也就是在中國家喻戶曉的《追捕》裏的杜丘。我看過日本的電視臺採訪高倉健出演這部電影的一些花絮,其為人的謙虛和在演藝上的投入,應該説是中國藝人們的楷模。

  

  我不是藝人,但憑我膚淺的認識,要當好一個好的藝人其實不容易。因為一個心術不正的人,其眼裏泛出的眼光一定不會乾淨,這一點是無法做假的。

   

柯隆

  也許我們這個時代不是産生不朽名著的時代,因為我們習慣地以成敗論英雄,藝人們追求的不是藝術,而是金錢。為了追求票房,藝人們提供給消費者的多半是對五官的刺激,而不是養育大腦的營養和修養。正是因為這一點,比起現代的作品,我更愛老的東西。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