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社會進步了嗎?

2017/04/19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如果有人問我中國社會是在發展還是在後退?我會毫不猶豫地回答,中國社會一直在發展,沒有人能阻擋這個民族繼續發展。30年前出國留學,無論辦任何手續都要找人,那個年代光有錢也不一定有用,當然,説實在的那個年代人也沒有多少錢。當然我也沒有錢,因為沒有錢,第一次出國沒有坐飛機,從上海乘船赴日本留學,在上海港辦托運行李的時候,那個女辦事員説我的行李超重,要加收300元托運費。那個時候我一個月的工資80元,但人家説要加收托運費,那就只能繳費了。可我正要去繳費,突然看到有人帶的行李比我多,他們沒有人繳附加托運費。仔細一看,發現那些人在給辦事員送一些禮物,然後辦事員就給他們開綠燈了。

 

 

 

  柯隆 的其他文章

 

 中國人,你幸福嗎?

 

   中美蜜月還是同床異夢

 

 中國人應該停止造神了

 

   旁觀産業政策必要性的爭論

 

 統計數據的陷阱

 

 日本的愛國賊們

 

 海外華人的生態

 

 樂天怎能成為美軍和韓國政府的替罪羊

 

 人是可以貌相的 

 

   金正男遇刺的啟示

 

 為什麼日本的著名大企業接連陷入危機?

 

 中國億萬富翁是怎樣産生的?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我突然想起,臨行前,同學給了我兩包三五牌英國香煙,要我路上用。我是不抽煙的,這時才真心感激同窗的友情。香煙于我來説毫無價值,於是毫不猶豫地掏出兩包三五煙給了那個女辦事員,結果效果極佳,紅燈變綠燈。古人不為五斗米折腰,今天的人乃識時務者為俊傑。

    

  出國半年後,第一次回國探親,又從上海離境,這次沒有坐輪船,乘飛機。結果,在虹橋機場被海關攔住,把我的行李翻了個底朝天,我不知道他要找什麼,結果什麼也沒找到。那個海關辦事的還不死心,就打開我隨身行李裏的錢包,突然看到錢包裏有一張銀行卡,他誤以為是信用卡,就盤問我:你剛出去不久怎麼就有信用卡了呢?我當然不高興,「這跟你有關係嗎?」。結果,他很不樂意地把我放行了。我想這人可能是想找茬讓我送他點什麼。

   

  我記述這些是要説,今天的中國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情。如果發生這種事情那我也會跟他急。這就是社會的進步,因為我知道了如何維護我自己的權利。很多年以後,我在印度遇到過同樣的事情,從曼谷飛到班加羅爾,我很順利入關,但我的日本同事可能是因為英語不太好,在海關被攔住,怎麼説都不讓他過。不得以,我又彎回去,問那個海關辦事員怎麼了,他説:你的同事的行李裏有一些禮品,需要拆開檢查。我説:你拆開了,我們還怎麼送人?他説:不行。一來二往我突然領悟到他的意思,就跟同事説:你拿一個禮物送給他。結果那個印度海關的辦事員就很客氣地放行了。

   

  後來有一次去馬尼拉出差,去之前,朋友説入境時在護照裏夾10美元,你會很容易入境的。我説我持有效簽證,我怕什麼?朋友説:你試試。出門在外,應該聽人勸,我就在護照裏夾了10美元,沒錯,沒有被盤問,順利過關。

   

  又過了很多年,大約是5年前,有一次去香港出差,在香港買了一本《李銳回憶錄》,在香港辦完事,飛上海。結果不巧,這本書被上海海關的人員看到了,被攔住。他説:你等一下,我要進去查驗一下。可是左等不來右等也不來,我當然急了,我跟另外一個辦事員説:你告訴他,那本書我不要了,送給他了。沒想到這人説:不行,你不能走。

   

  又等了好一會,第一個男的出來了,把書還給了我,説:沒事了。我説:肯定沒事,李銳是毛澤東的秘書,又是組織部部長,他寫的書,怎麼會有事?那個海關人員的表情完全是:我管他是誰呢,我只對照禁止入關的書籍名單。應該説他很盡職,我很不樂意地離開了海關。

 


   

  非常湊巧,不久前看到一則消息,關於李銳的女兒回國時帶的她整理編輯後出版的《李銳口述歷史》在海關被查,全部沒收。這位長年生活在美國的紅二代對祖國的進步期待太高,她試圖用法律手段要回那些書。恕我説句公道話,太天真了!

   

  我們這些在國外生活久了的人往往會有一種錯覺,就是用自己在國外的生活環境和條件來要求今天的中國。中國發展了,但還沒有趕上先進國家。應該説中國政府對中國的認識是對的:中國還是發展中國家。

   

柯隆

  雖然,中國經濟,特別是人均GDP已經超過8000美元,屬於中等發展水平的國家,但中國的行政服務水平以及誠信應該説還處於低發展階段。我們絕對不可以期待用先進國家的標準來要求中國的官員。像中國這樣一個大國,其發展一定是按部就班的,快不起來。如果用我們的期待值來衡量中國的發展,很可能得出一個錯誤的結論:中國在倒退。其實,中國沒有在倒退,很可能一開始就沒有進步。行政體制的改革遠遠滯後於經濟體制改革,官員擁有特權,他們感覺不到太多的不方便,然而,草民要辦點事,就難上加難。好在今天只要你不是跟政府打交道,市場經濟原則上是明碼標價的,生活上沒有太大問題。如果説中國經濟每10年翻一番,那麼中國的行政服務水平的改善則是每10年進一步。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