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應該停止造神了

2017/04/05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可能是中國的封建王朝歷史太悠長的關係,中國人好像比外國人更喜歡造神。一個投資股票成功的外國人到了中國可以輕易地被尊崇為股神,我説的是巴菲特。一個畫畫的不知怎麼的就被尊崇為國畫大師,我説的是一個姓范的畫師。不久前,去世的靠變魔術起家的王姓的人靠著勾結官員和藝員以及商人就成了包治百病的氣功大師,更奇怪的是信奉科學的主管衛生的高級官員都拜倒其腳下。

 

  一個擁有幾千年文明的泱泱大國為什麼會如此愚昧?這是值得我們民族每一份子好好反省的問題。

 

  柯隆 的其他文章

 

   旁觀産業政策必要性的爭論

 

 統計數據的陷阱

 

 日本的愛國賊們

 

 海外華人的生態

 

 樂天怎能成為美軍和韓國政府的替罪羊

 

 人是可以貌相的 

 

   金正男遇刺的啟示

 

 為什麼日本的著名大企業接連陷入危機?

 

 中國億萬富翁是怎樣産生的?

 

 為什麼外國觀光客不到中國去爆買?

 

 世界敢對美國説不嗎?

 

 招商引資的陷阱

 

   從APA商務酒店事件看脆弱的中日關係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在以前的文章中,我曾經説過,共産黨人應該是信奉無神論的,既然信奉無神論就不要那麼積極地去造神。這個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神,也沒有那麼多大師。畫畫的充其量就是一個美術家,説實在的,活著的能稱為家的沒幾個。搞音樂的最多就是一個音樂家。變魔術的叫演員,怎麼就成了氣功大師?説來説去中國人太愚昧。但如果草根民眾愚昧,多少情有可原,但我們看到的是很多有頭有臉的官員、藝員和商人,怎麼也那麼愚昧,這就耐人尋味了。

 

  一個愚昧的民族很容易被一種表面的時尚所忽悠。早年有一段時間,中國的城市人幾乎家家都用瓶瓶罐罐養一種叫紅茶菌的東西,後來又流行甩手,無論大人小孩有空就甩手。甩手無害,但那個紅茶菌喝下去是否有害,需要科學驗證。

 

  五四運動以後,中國的新文化運動提倡學習科學和民主,但是我們中國人的腦袋到現在都沒有科學化,民主就更不用説了。通常,愚昧跟無知是同意詞,我們可以斷言那些被所謂的「氣功大師」耍弄的官員、藝員和商人就是無知。也就是説這些官員、藝員和商人等社會精英不一定就是高智商。

 

  當然,不排除另一種可能,他們在互相利用。也就是説,這些精英知道該「大師」在變魔術,但把他尊崇為大師後有可利用的價值。如果是這樣,那這些精英的問題和性質就更惡劣,因為他們涉嫌欺騙。

 

  我去法國,無論是參觀羅浮宮還是奧爾塞宮,亦或去參觀羅丹美術館,人們不需要在那裏的藝術家的名字後面加上個大師的稱號。梵谷就是梵谷,你非要稱他梵谷大師就很彆扭。當然在絕大多數人的心裏梵谷怎麼説都是大師。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中國很多搞藝術的活著的人非常樂意被別人稱為大師,什麼國畫大師,油畫大師,文學大師,音樂大師,國學大師,聽起來有點屍臭的感覺。我一直以為人死了以後被別人稱為大師那才多少算大師,活著被別人稱作大師,那就多半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這種造神運動實際是一種莫名其妙的通貨膨脹。真正應該尊崇的不是炒股的股神,也不是掛羊頭毛狗肉的那些大師,我們應該尊崇那些老老實實做學問搞藝術的人。今天的中國有很多唱歌的人,但絕對找不出一個堪稱歌唱家的人,更不要説歌唱大師。今天,寫小説的充其量也就是文學愛好者,堪稱文學家的都沒有。

 

  我覺得做人還是謙虛一點比較好。通常人家稱我什麼經濟學家,我都會嚴肅的指正:不是經濟學家,也就是一個研究員。這是我的心裏話。

 

柯隆

  的確是這樣,在一個專業裏要成為家,其中的內含和學術份量是一般人無法掂量的。就説政治家,今天中國有幾個當之無愧的政治家的呢?一個政治家應該有自己的思想體系和理念信條,而且得到廣泛的公認,成為共識。要達到這個地步,不僅要汲取豐富的知識,廣泛的閱讀,而且要有豐富的社會實踐,更重要的還要看其人品。可能我們這個時代不是輩出大家的時代,我們這個時代更需要踏踏實實做事的人,而不是神,也不是「大師」。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