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老柯要説話 > 從APA商務酒店事件看脆弱的中日關係

從APA商務酒店事件看脆弱的中日關係

2017/02/06

PRINT

中日深度觀察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可能國際關係史上沒有哪兩個國家像中日兩國這樣為了和平共處卻又如此步履艱難的了。29年前,剛到日本留學,所見到的日本人,特別是老人説到中國都有一種特殊的情懷。這是沒有跟日本人直接交流過的中國人無法體會到的一種情懷。畢竟從古代傳來的中國文化在這個國家被完好地傳承下來。如果日本人對中國文化沒有足夠的敬畏,不可能如此珍惜一個外族的文化。中國人不要説外族文化,連自己的文化都不珍惜。

 

APA酒店放置的否認南京大屠殺書籍

  然而,中日兩國的近代史可以説不堪回首。特別是中國自身的近代史實在慘不忍睹。從中國的傳統史觀來説,早在鴉片戰爭以前,中國就早已亡國,因為清朝本身就是外族侵略所致,要不然後來不會發生辛亥革命。孫中山鬧革命的目的很明確:驅逐韃虜,也就是推翻滿清政府,恢復漢人政權。

 

  現在的中國人似乎對滿清政府沒有太多反感,可能因為滿人入關後全面接受了漢族文化教育。即使現在,大江南北到處都能看到乾隆帝的字碑。應該説入關後的滿族人完全被漢化了。今天即使有人在自己的簡歷上填寫是滿族人,我們也無法從他的生活習慣上找出任何一點與漢族人不同的地方。這一點可能是被侵略的漢族人在滿族人面前能夠保持平常心的心理支撐和驕傲。

 

  問題是滿清政府被推翻以後,中華民族並沒有太平。列強入侵,軍閥稱霸,諸侯割據。中國人在算歷史帳的時候往往有自己的算法,比如説,被大國侵略了,多少會覺得有一點無奈;但如果被小國侵略和欺負了,這個帳是一定要算的。這裡面除了被侵略的行為本身的嚴重性以外,更重要的還有一個面子問題。畢竟中國是一個擁有幾千年歷史和文明的泱泱大國。

 

 柯隆 的其他文章

 

  假如你是官,你貪不貪?

 

 大材小用和小材大用

 

  川普就任、市場鬥工廠、兩敗俱傷

  人民幣自由浮動指日可待?

  日本的網上右翼和中國的憤青 

 

   關於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之爭

 

  霧霾警報只治標不治本

 

  如何展望2017年

 

  為什麼安倍外交亂了陣腳?

 

  中國人,你真的那麼有錢嗎?

 

  幾十萬貪官倒下太可惜了

 

  知識還是不是力量

 

  中國的第三次留學浪潮

  日本的民進黨為什麼沒有起色

  日本可能更接近社會主義

  到底是川普還是川普?

  宗教與政治

  中國足球怎麼了?

  東京都遇到了大麻煩

  日本的明治維新和中國的改革開放(下)

  日本的明治維新和中國的改革開放(上)

  日本銀行步入死胡同

  中國樓市必須有泡沫

  楊改蘭一家的悲劇

  中秋時節話月餅

  説説G20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所以,日本侵略了中國,這個帳是一定要算的,因為在中國人看來日本是一個小國,而且,日本的文化都是中國來的。如果韓國侵略了中國,我想下場也是一樣,中國人也不會饒過韓國人。但歷史帳到底怎麼算呢?中日兩國的現代史上最糾結的一幕是毛澤東和周恩來從當時的國家政治外交的需要出發宣佈這個歷史帳不算了。

 

  接下來中日兩國的歷史就開始走向了一條莫名其妙的曲折道路。過去近40年,幾乎每一次中日兩國首腦見面,中國國家領導人都要千篇一律地表示一下:中日兩國將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因為我們是一衣帶水的鄰邦,云云。被中國國家領導人的寬宏大量所感動的日本政治領袖也會不失時機地對中國人民表示慚悔,向中國人民表示道歉。

 

  我一直對這種形式主義的友好和道歉抱懷疑態度。各位讀者可以注意觀察,兩個一見面就互稱「我們是好兄弟」的人一定是有問題的。真正的好兄弟沒有一見面,一個説我們要永遠好下去,另一個説我太對不起你了,向你道歉。這種形勢主義的表態,一次兩次罷了,説多了,恰恰説明問題並沒有解決。

 

  我們看看這些年的中日關係,問題大了。

 

  其實,在中國人的語境中,把兩國關係比作兄弟關係是不恰當的,因為周恩來説過,外事無小事。再小的外事都可以上綱上線。橫在中日兩國之間的有一條永遠越不過的坎,那就是對二戰中日本軍隊侵略行為如何評估。其中一個象徵性的事件就是所謂的南京事件,中國稱南京大屠殺。

 

  我去過幾次南京大屠殺紀念館,新館舊館我都認真的參觀過。應該説新館修建和設計得很有氣魄,讓每一個進去參觀的人心靈上受到不同程度的震撼。新館的外牆上醒目地用11種文字刻著遇難者30萬人,關於遇難者的人數是中日雙方爭執的一個焦點。原來的舊館沒有提供受遇難者的名字,新館的牆上註明了一小部分遇難者的名字。當時到底死了多少人,我沒有看到具體的歷史資料。但從當時的戰亂推測,否定屠殺本身是不可能,具體人數應該很難統計。第一,當時的戶籍制度根本不健全;第二,首都南京有很多從安徽、河南和蘇北等外地來逃荒要飯的流民,這些人被殺幾乎無人所知。所以,那個紀念館給出的遇難者人數應該是一個大概的人數。再者,戰爭情況下的屠殺不可能剛好殺30萬。所以,從語言表達上説,至少應該刻寫「受難者約30萬人」。順便説一下,德國修建的大屠殺紀念館標示出的被殺猶太人都是實際的數字,所以,都不是整數。我不是歷史學家,但我不知道為什麼中日兩國的歷史學家不組織一個共同調查小組,把南京事件的真相搞清楚。不搞清楚史實恰恰是中了日本右翼份子的下懷。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180
具有一般參考性
 
10
不具有參考價值
 
73
投票總數: 263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