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語演講比賽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老柯要説話 > 日本的網上右翼和中國的憤青

日本的網上右翼和中國的憤青

2017/01/13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網路徹底的改變了人類的生活,而且,其變化還在突飛猛進,我們幾乎無法預測明天,人類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樣?大約20年前,我供職一家銀行的研究所,研究所技術更新給每個研究員配了一台電腦,培訓每個研究員學會用電郵。記得當時有一些研究所的管理層發牢騷,為什麼要給坐在同一個辦公室的人發電子郵件,有事直接説就好了嗎!剛開始,他們拒絕使用電子郵件,但半年以後,沒有人再來質疑電子郵件的方便性。

 

 柯隆 的其他文章

 

  關於中國市場經濟地位之爭

 

  霧霾警報只治標不治本

 

  如何展望2017年

 

  為什麼安倍外交亂了陣腳?

 

  中國人,你真的那麼有錢嗎?

 

  幾十萬貪官倒下太可惜了

 

  知識還是不是力量

 

  中國的第三次留學浪潮

  日本的民進黨為什麼沒有起色

  日本可能更接近社會主義

  到底是川普還是川普?

  宗教與政治

  中國足球怎麼了?

  東京都遇到了大麻煩

  日本的明治維新和中國的改革開放(下)

  日本的明治維新和中國的改革開放(上)

  日本銀行步入死胡同

  中國樓市必須有泡沫

  楊改蘭一家的悲劇

  中秋時節話月餅

  説説G20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我曾經看過比爾·蓋茲演講的一段視頻,他在演講中預測:今後人類的生活就是圍繞著一張桌子,用這張桌子可以上網,娛樂(玩遊戲)、買東西、甚至看病等等。顯然蓋茲太缺乏想像力,今天互聯網早已發展成一個立體的網路,而不是一個平面的網路。

 

  中國人很早就意識到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的發展性,後來德國人提出了第四次産業革命的概念。但我個人認為玩概念並不意味著創新。網路的重要性不僅僅在於互聯網本身,更重要的是互聯網顛覆了人類的傳統,現在人類的知識和智慧通過互聯網(internet of thinks)以乘數倍擴張。如果我們把互聯網比作河水或海水,那真可謂水可載舟亦可覆舟。不客氣地説:人類還沒有找到一個好辦法來駕馭互聯網。網路上的信息也是以乘數倍在擴大的,其中魚目混珠。

 

  由於工作的性質,我每天瀏覽的網站只限於中文、日文和英文的主流媒體網站。社交媒體剛剛出現的時候,也曾開過微網誌、臉書和推特的帳戶,後來發現那裏面有些人的留言和評論不是討論問題,而是故意惡語中傷,更有一些人的留言簡直就是垃圾。另外,社交網站的一大缺陷是我在明處,彼在暗處,辯論一個問題的語境太不公平,於是乎就不再涉足社交網站了。

 

  雖然不涉足社交網站,但,每次閱讀新聞會看一看讀者的留言,日語的新聞網站的留言簿上的留言比我想像的要偏激的多。比如,當一條報導中國社會負面問題的新聞發佈以後,留言簿上的留言是清一色反華言論,有些措辭可以説是違反聯合國和平憲章的。應該説,這就是網路的特點:留言的人都是匿名的,説任何話可以不負責任。有日本網路調查公司發佈的調查報告顯示,在網路上留言惡語中傷的,多半是一些家庭主婦。我不知道這個調查的真實性如何,但如果是真的話,那問題就嚴重了,這些婦女教育出來的兒童會是什麼樣子?我不敢想像。

 

  通常日本人把在網路上留言謾罵中國和韓國的這批人稱為「網上右翼」。我見過真正的右翼分子,右翼的上層幹部和你一對一説話的時候,通常不會太粗暴,亦或説是講禮貌的,但一旦處於一個公眾場合,特別是面對媒體,這些人就變的很粗暴。為什麼?因為這是他們的職業。

 

  美國也一樣,我每次去華盛頓都看到有人在白宮前或美國勞動部門口抗議示威,但從抗議者身上很少感覺到他們的怒氣。後來問了美國同行才知道,這些人實際是職業抗議者,他們是拿津貼來抗議的。日本的右翼實際也是一種職業,真正走火入魔的是少數。當然,作為一個中國人聽到外國人在大街上説中國的壞話心裏肯定是不好受的。

 

  和日本的網上右翼可以一比的是中國的憤青。自從給日經中文網寫這個專欄以後,偶爾會上網查看一下讀者的反應,應該説大部分讀者的評論是好的有建設性的,但有一部分人的評論簡直就是胡言亂語。對於不負責任的言論我一向堅持一個原則:狗會咬你,但你不能咬狗。我不知道中國的憤青們是否是拿津貼的,但其語言的惡劣和骯髒可以説是世界之最。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293
具有一般參考性
 
12
不具有參考價值
 
67
投票總數: 372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