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語演講比賽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老柯要説話 > 霧霾警報只治標不治本

霧霾警報只治標不治本

2017/01/09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中學時候學英語每每讀到霧都倫敦總有一種神秘感,查爾斯·狄更斯的《霧都孤兒》(Oliver Twist)吸引我一定要去霧都看看。出國後(20多年前),得機會從日本去英國Reading大學進修,到了倫敦,讓我非常吃驚,霧都完全不下霧。為什麼霧都不再下霧了呢?當時沒有去深究,但這個問題總是掛在心上。(後來知道,當年倫敦的霧其實不是霧,是他們燒煤的廢氣。)

 

 被霧霾籠罩的故宮博物院(2017年1月1日,KYODO

  平生第一次去北京是1988年的5·1勞動節,哎喲,那個天叫藍。以後每年都去北京,但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北京的天就不藍了。我原先在一家日本商業銀行的研究所當研究員,銀行在北京有辦事處,設在東三環的京廣中心38樓。那時,京廣中心是北京最高的樓,幾乎每次去辦事處,都看不見藍天。我不用猜就知道,空氣質量差是污染造成的,但具體污染源是什麼?當時並沒有多少人關注,我也稀裏糊塗。

 

  忘記了是哪一年的3月去北京出差,出了機場,劈頭蓋腦的從天上落沙塵,而且濕濕的,舉頭天空,下午1點鐘的北京,天空卻昏暗的宛如傍晚6、7點鐘。空氣裏是泥土的氣味,彷彿自己變成了蚯蚓。説實話,當時真有點到了世界末日的感覺。

  

 柯隆 的其他文章

 

  如何展望2017年

 

  為什麼安倍外交亂了陣腳?

 

  中國人,你真的那麼有錢嗎?

 

  幾十萬貪官倒下太可惜了

 

 

  知識還是不是力量

  中國的第三次留學浪潮

  日本的民進黨為什麼沒有起色

  日本可能更接近社會主義

  到底是川普還是川普?

  宗教與政治

  中國足球怎麼了?

  東京都遇到了大麻煩

  日本的明治維新和中國的改革開放(下)

  日本的明治維新和中國的改革開放(上)

  日本銀行步入死胡同

  中國樓市必須有泡沫

  楊改蘭一家的悲劇

  中秋時節話月餅

  説説G20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那以後,國內外的環境專家都去關注中國的沙塵暴問題。日本在每年春天也會在天氣預報裏提醒居民戴口罩,特別是日本九州地區剛好在中國華北的下風。但沙塵暴畢竟是有季節性的,過了春天就平息了。沙塵暴雖有人為砍伐樹林的因素造成,但其主要原因還在於風和沙。

 

  當年,日本有很多民間團體為了配合中國治理風沙,在日本國內募捐後,組織日本的男女老幼去中國西北義務植樹。有一個日本的NGO在山西的黃土高原種杏樹,成片成片。但是,我不得不説,這種努力屬於愚公移山式的,面對大自然和人為的破壞行為到底能起多大作用其實是未知數。

 

  順便説一句,我一直納悶兒為什麼中國的大幹部總是到風光美麗的地方去植樹,最需要植樹的是中國的大西北。很多年前請經濟學家劉福垣(當時是國家發改委宏觀院常務副院長)來日本講學,演講時劉先生特別説了一個問題:如果把國家每年公佈的植樹面積都加起來,而且這些樹也都成活了的話,即使減去每年公佈的砍伐樹木的面積,那中國人的床上也都是樹。

 

  不知從哪一天開始,在日本,到中國植樹的運動就銷聲匿跡了,也許現在還有日本人去中國植樹,但媒體已經很少曝光他們了。為什麼?因為新的污染出現了,而且比沙塵暴更嚴重,更可怕。那就是被稱為PM2.5的微小浮游顆粒造成的霧霾。

 

  有朋友的女兒在加拿大讀書,回北京探親路過東京,我請他們一家吃飯,我説:「回家,高興吧?」孩子説:「不高興。」我很意外,但我看得出她是很認真的。孩子的父親、我的朋友告訴我:「她有哮喘,回北京呼吸有問題。」接著,孩子對我説:「加拿大的空氣是香甜的,日本的空氣是沒有味兒,而北京的空氣是臭的。」

 

  我沒有去過加拿大,不知道香甜的空氣是什麼感覺,但我相信加拿大的空氣質量是非常好的,一個哮喘患者的陳述是最有説服力的。我生活在東京,對空氣的質量問題毫不關心。每天我只是正常的呼吸。北京的空氣污染程度是有目共睹的,但問題是為什麼會如此嚴重?而且來勢兇猛。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99
具有一般參考性
 
2
不具有參考價值
 
9
投票總數: 110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