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語演講比賽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老柯要説話 > 日本的明治維新和中國的改革開放(上)

日本的明治維新和中國的改革開放(上)

2016/10/13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我雖然是讀文科出身的,但沒有好好地讀過歷史。過去在國內讀書,學校教的那點歷史知識給我帶來的是思維混亂。後來出國後,零零碎碎看了一些歷史書發現跟以前在國內學的完全相反。比如朝鮮戰爭,老師和教科書告訴我是南朝鮮侵略北朝鮮,美國借此要侵略中國,所以,中國人民志願軍才不得已跨國鴨綠江參戰。但出國後看的一些書告訴我:那是金日成首先侵略的韓國,所謂美軍其實是聯合國的聯軍。還有太平天國和義和團在教科書裏被定義為愛國運動,但讀了一些當年的筆記和歷史學家的研究才知道這兩個運動完全是以邪教禍國殃民之舉。

深圳的鄧小平紀念牌

  最近,日本的幾個歷史學大家送我幾本關於明治維新史的專著。説實話,我連中國的歷史都沒有好好讀過,更不用説日本的歷史。於是,我就借此機會研讀了一下日本明治維新的歷史,當然,我是研究經濟的,雖然讀史,還是擺脫不了從經濟學角度看問題的舊習。

  我一直有一個很納悶而沒搞清楚的問題,日本的明治維新和中國的改革開放到底有什麼不同?從表面上看,明治維新把日本帶上了現代化之路,而中國的改革開放也把中國帶上了現代化之路,但二者可以等同嗎?明治維新給日本人帶來的福祉和改革開放給中國人帶來的福祉是否可以同日而語?這絕對不是一個可以輕易下結論的設問。

  柯隆 的其他文章

 日本銀行步入死胡同

  中國樓市必須有泡沫

  楊改蘭一家的悲劇

  中秋時節話月餅

  説説G20

  王寶強婚變值得看熱鬧嗎

  比賽第一,友誼第二

  往事

  趙薇錯了嗎?

  綜合國力

  飛機晚點成常態

  馬克思主義思潮

  中國人需要排毒

  萬達城的山寨問題

  經濟學家竹內宏

  文革情結與流毒

  中國的問題多嚴重?

  中國經濟的迷

  夢幻的奇蹟和僵屍企業

  市場經濟中的政府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讀完這幾本研究明治維新的專著,我突然發現明治維新和改革開放其實有天壤之別。為什麼這麼説?明治維新時,日本派了很多使節團到歐洲考察學習,他們學習的不是技術也不是産品,而是,歐洲的制度、文化、思想和價值觀。其實,日本人向外國學習可以追溯到中國的隋唐,所謂的遣隋使和遣唐使到中國也是學習隋唐的制度和文化,而不是學習技術。

  相反,我們看看中國的改革開放,號稱總設計師的鄧小平在改革開放初期訪問美國,沒有去視察美國的法院,也沒有去考察紐約的百老匯或加州的好萊塢,他去了波音公司。美國人希望出口飛機給中國,當然熱情招待這位最有實力的中國領袖。後來,鄧小平到日本訪問,也沒有考察日本的文化和制度,他重點考察了日本的新幹線。中國的領導人似乎認為使中國落後的是科學技術水平太低,只要有了先進的科學技術(比如波音飛機和高速鐵路),中國就離現代化不遠了。他們沒有意識到中國真正落後的是制度。簡而言之,中國的改革開放沒有學習西方的制度、文化、思想,更拒絕引進西方的價值觀。中國著力引進的是能夠立竿見影給中國帶來經濟收益的技術、産品和商品。太功利了。明治維新在思想和文化方面完成了對國民的啟蒙,而雖然改革開放經過了30多年,中國並沒有完成對國民的啟蒙。

  要澄清的一點是改革開放以後中國大量引進外資其實重點在於短期內就能夠有效益的生産低級終端産品的企業,很奇怪的是這些低端企業卻入住了各大開發區或高新技術園區。國內學者和官員往往指責外國企業保守,不願意向中國轉移技術。其實,誰都不願意把自己的看家技術轉移給別人,獲得技術要靠自己努力學習。問題不在此,問題在於中國官員和企業對短期內不能實現利益的真正的高科學技術並不感興趣。去年,好不容易中國人拿到一個非文科類的諾貝爾獎,這不完全是諾貝爾評審委員會對中國的歧視或不公平。我們只要看一看國內媒體關於諾貝爾獎的報導就知道,大家重點關注的是獲獎者的獎金是多少錢,這一來就變味兒了。在中國社會,很多人認為錢是萬能的。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269
具有一般參考性
 
14
不具有參考價值
 
205
投票總數: 488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