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日語演講比賽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老柯要説話 > 日本銀行步入死胡同

日本銀行步入死胡同

2016/09/29

PRINT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柯隆:1990年代初,日本的資産泡沫崩潰,接下來日本經歷了失去的20年,這20年裏,日本經濟處於通貨緊縮狀態,也就是物價負增長,其中資産價格負值最大,資産價格呈現負值意味著資産在縮水。什麼是通貨緊縮?比如一台同樣的彩電,這個月賣10萬日元,下個月可能降價到9萬5000日元,這樣一來消費者就會做合理的判斷,這個月不買彩電,等下個月再買,或許等到明年再買。結果消費者儘量推遲消費,企業就被迫儘量壓縮投資。通貨緊縮導致經濟滑坡。

日本銀行(央行)總裁黑田東彥
  通常情況下,如果通貨膨脹,也就是物價上漲過快,經濟過熱,一個國家的中央銀行會提高利率,同時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回收現金冷卻過熱的經濟。相反,當經濟滑坡時,中央銀行就會降低利率,對金融市場更多地投入流動性(現金)以刺激經濟發展。但有經濟學家很形象地把央行的金融政策比喻成一根繩子,當經濟過熱的時候,央行可以用這跟繩子把過熱的經濟跩下來,但央行很難用一根軟的繩子把滑坡的經濟頂上去。所以,在經濟滑坡的時候,要刺激經濟就要配以財政政策。

  問題是日本在過去的20多年裏,投入了大量財政資金擴大公共投資,比如修建高速公路等,這些政策都沒有能夠起到一勞永逸的作用。相反,由於政府是通過發放國債來集資的,結果日本政府的負債率達到GDP的兩倍多。

  柯隆 的其他文章

  中國樓市必須有泡沫

  楊改蘭一家的悲劇

  中秋時節話月餅

  説説G20

  王寶強婚變值得看熱鬧嗎

  比賽第一,友誼第二

  往事

  趙薇錯了嗎?

  綜合國力

  飛機晚點成常態

  馬克思主義思潮

  中國人需要排毒

  萬達城的山寨問題

  經濟學家竹內宏

  文革情結與流毒

  中國的問題多嚴重?

  中國經濟的迷

  夢幻的奇蹟和僵屍企業

  市場經濟中的政府

 
  更多》》》專欄:老柯要説話

  3年前,安倍首相第二次當選,提出所謂的安倍經濟政策,重新提振經濟增長。到目前為止,安倍經濟政策唯一奏效的就是日本銀行(中央銀行)實施的量化寬鬆政策,其導致了日元大幅度貶值,這直接利多日本的出口企業,日本出口企業的股價接連攀高,帶來正的收入效應,同時出口企業也重新啟動了設備投資擴大生産能力。

  好景不長。首先,雖然日元對美元大幅度貶值了,但由於日本出口廠商早已將工廠搬遷到中國和東南亞等新興國家和地區,所以日元貶值並沒有給日本帶來大規模的貿易出超(黑字)。第二,日本沒有能真正擺脫通貨緊縮。安倍內閣和日本銀行一直將物價增長2%作為央行的政策目標。第三,日本面對的一個難題是今天全球經濟都處於嚴重的供大於求的狀態,像日本這樣一個出口大國要實現物價正增長不容易。

  安倍內閣在金融政策不奏效的情況下,又發佈了一系列「經濟增長戰略」,比如,通過設立經濟特區振興地方經濟;到2020年將GDP規模從今天的500萬億日元擴大到600萬億日元。但這些所謂的經濟增長戰略實際表述的是戰略目標或目的,沒有明確具體的手段,如何實現這些目標?所以説安倍內閣在經濟政策方面有點黔驢技窮的感覺。

  在這種情況下,今年1月29日,日本銀行突然宣佈實行負利率,這一唐突的舉措大大震撼了金融市場。日本銀行實施負利率,其目的一目了然就是要進一步促進日元貶值,提高股價,進一步刺激企業投資和個人消費。首先解釋一下什麼是負利率。長期以來日本實施的是零利率,個人儲戶到銀行存款利息幾乎為零。比如存100萬日元(約6萬人民幣),一年後的利息吃不到一碗麵條。如果個人買房到銀行按揭貸款,利率不到1%。但通常説的零利率指的是日本銀行和商業銀行的資金往來時的利率。

  所謂負利率指的是商業銀行在日本銀行開設的用來劃帳的專用帳戶裏存款實施負利率。通常商業銀行會在央行的劃帳專用帳戶裏存放超額數量的現金,負利率的目的在於擠出這部分閒置的存款擴大金融市場的流動性。日本銀行通過對商業銀行實施負利率可以影響個人儲戶在商業銀行存貸款的行為。但日本銀行始料不及的是實施負利率以後,日本的物價非但沒有上漲,而是進一步跌入負值,日元也在進一步升值,股價因此而受累。

  説實話日本銀行實施的負利率政策實際是一個死胡同。美國正在考慮進一步提升利率,日本不應該做反向操作。以物價上漲2%作為政策目標本身就不現實,因為今天全球經濟陷入了供大於求。日本人口在減少,人口結構陷入老齡化,其資産價格,特別是房地産價格全面走高不太可能。我們很難想像安倍內閣有能力進一步擴大財政投資。這樣一來日本銀行就騎虎難下了。

柯隆
  作為一個國家的中央銀行最關鍵的是保持其獨立性,也就是金融政策的決定及實施不受政府部門的影響。但現在的這位黑田東彥行長有點像個軟柿子,自其當上日本銀行行長以後完全喪失了獨立性。不久前黑田行長居然在東京的一家酒店跟財務大臣麻生太郎單獨會談,聲稱金融政策和財政政策要保持一致。我從來沒聽説過美聯儲主席和財政部長單獨會談商討政策走向。現在的日本銀行實際上是在為財政買單,至少是有這方面的嫌疑。像日本這樣一個早已成熟了的經濟體本身不應該以經濟增長為前提實施經濟政策,日本應該考慮的是實現低增長高質量的經濟運行。今秋等待黑田東彥行長的將是四面楚歌。

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柯 隆 簡歷
富士通綜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員、靜岡縣立大學特聘教授。出生於中國南京。86年畢業於南京金陵科學技術學院日本專業,88年旅日後進入愛知大學法經學部學習,92年畢業後進入名古屋大學大學院經濟學研究科深造,94年碩士課程(經濟學)畢業。98年10月,富士通綜研經濟研究所主任研究員。2005年6月,同總研經濟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員。06年起擔任主席研究員。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63
具有一般參考性
 
4
不具有參考價值
 
6
投票總數: 73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