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新論(3)用GDP無法計算的財富

2019/03/08


  「給多少錢能讓你一年不用LINE(注:相當於中國的微信)?」為了寫2018年畢業論文,東京大學的金堂茉倫向約1200人提出了這一問題。LINE用戶僅在日本就達到7900萬人(截至2018年底),免費提供信息發送和通話服務。金堂茉倫想知道,如果將免費服務換算為金錢會是多少。

 

金堂茉倫估算稱,LINE的免費服務具有每年300萬日元的經濟價值

 

  結果是「人均30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8.08萬元)」。她的指導教授渡邊努懷疑是不是計算錯誤,「這也太貴了」。但重新計算的結果還是一樣。免費服務對用戶而言的巨大價值可以從這個調查中顯現。

 

  免費導致的矛盾

 

  在經濟學上,將這種「額外獲得的滿足感」稱為「消費者剩餘」。雖然是實際感受到的「財富」,但利用國內生産總值(GDP)等以往的經濟統計方式難以計算。這是因為GDP主要計算的是從銷售價格中減掉成本的生産者方面的收益,即「生産者剩餘」。

 

  隨著數位技術的進步,人們的「滿足感」更加明顯。例如照片,隨著智慧手機的普及,照片的數量增至15年前的20倍,達到每年1.6萬億張。拍照免費,同時共享也很容易。雖然變得便利,但不需要相機和沖洗照片,反而讓GDP減少,擴大了矛盾。野村綜合研究所估算稱,免費的數位服務在日本達到42萬億日元,價值相當於GDP的8%。數據的再生産成本低,即使是收費服務,價格也容易下降,因此消費者的滿足感加強。

 

  如何計算真實價值?

 

  技術創新帶來的富裕能夠計算出來嗎?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耶魯大學教授威廉·諾德豪斯表示,1800年之後照明器具的價格上漲了近3倍,但是如果算上燈光的品質,實際上照明器具的價格下跌到了千分之1。從篝火到電燈,照明器具性能的提升這一「財富」無法通過統計數據反映出來。
 

  


   

  「GDP只是物品生産量的指標,而不是富有的指標」,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約瑟夫·尤金·斯蒂格利茨指出,「各國過於在乎GDP,在2008年雷曼危機後選擇了錯誤的政策」。計算國力的機制出現於17世紀的英國,當時是為了調查戰爭動員能力。此前就有觀點指出,GDP存在未計入家庭主婦的家務勞動價值等缺點,不適合用於計算沒有價格的「財富」。

 

  日本比價網站價格網(Kakaku.com)旗下的銷售網站D-rise利用自主開發的系統把握其他店舖的價格動向,在1分鐘內可對1000~1500種商品的價格進行3到4次調整。追蹤月度價格變化的傳統物價統計數據已經跟不上物價變化的速度。

 

  作為提供免費服務的回報,美國谷歌等大型IT企業從全球的用戶獲得個人信息。政府和央行根據GDP等統計數據來計算物質的財富程度,並以此為依據制定政策。但是,看不到的財富廣泛存在於GDP之外。如何重新把握經濟的實態?財富的形式也在不斷發生變化。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大越匡洋、田中孝幸、石川潤、原田逸策、高見浩輔、松尾洋平、高橋元氣、小野由香子、松本裕子、竹內宏介、安村Sakura執筆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