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專欄 > 從貿易戰看美國害怕的兩個「轉換」

從貿易戰看美國害怕的兩個「轉換」

2018/11/13

PRINT

貿易戰

  梶原誠:亞洲市場如此關注美國中期選舉還是第一次。美國施壓導致中國經濟惡化,對中國經濟依賴程度提高的各國也將遭受到逆風。由於美國出現了「扭曲國會」,有聲音期待川普將受到牽制,從而不得不放緩強硬姿態。

    

  但事情沒有這麼簡單。不管美國中期選舉的結果如何,極端地説即使總統不是川普,美國早晚也會湧現出對華敵視論調。

    

        

  美國之所以態度如此堅定,相比川普個人的天性,更主要的原因是超級大國的立場受到威脅。這種局面並非第一次出現。上次出現同樣的局面可以追溯到日本泡沫經濟達到頂點的1990年。

    

  日本無線通信企業友利電控股(Uniden Holdings Corporation)的會長藤本秀朗的經歷在今天很值得回顧。1990年,藤本參加了美國權貴俱樂部「波希米亞俱樂部(Bohemian Club)」的夏令營。歷任美國總統等各界權貴在為期2周的夏令營中暢所欲言。

    

  藤本十分震驚。美國人都在説「冷戰已經結束,今後的敵人是日本」。在美國金融行業萎靡不振的情況下,日本野村證券當時實現了5000億日元的年利潤,這也招致了批評。藤本至今仍記得那種恐怖的感覺。藤本説:「在金融、汽車、通信和軍事等重要産業,為了守住世界第一的位置,美國不擇手段」。

    

  中國如今提出力爭在尖端産業掌握世界主導權的「中國製造2025」戰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10月的演講中表明,這一戰略將「掠奪」美國技術,「(美國)將以堅決的姿態應對」,這與1990年的美國如出一轍。美國對威脅自身産業主導權的國家的警惕感在不同時代是相通的。

    

川普在中國訪問時與習近平出席晚宴(2017年11月9日,人民大會堂,KYODO)

      

  美國是如何分辨「敵人」的呢?經濟學家Geoffrey Crowther等人提出的國際收支的發展階段論可以成為啟示。

   

  這一理論認為,一個國家隨著發展收支結構會發生變化,從而進入不同的發展階段。從國外借錢來實現增長的「債務國」會蛻變成通過出口賺取外匯並償還貸款的「債務償還國」,之後再上升為通過積累的海外資産獲得利息等收益的「債權國」,最後是積累的海外資産出現減少的「債權減損國」。

        

  日美的明暗對比出現於1982年,當時美國淪為債權減損國,而日本則從債務償還國上升至債權國。日本不僅通過出口賺取了大量外匯,還通過海外投資的收益積累財富,處於巔峰時期。

     

ad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1374.83-441.3612/14close
日經亞洲3001206.92-17.8312/14close
美元/日元113.33-0.0612/1505:50
美元/人民元6.90660.025912/1417:00
道瓊斯指數24100.51-496.8712/14close
富時1006845.170-32.33012/14close
上海綜合2593.7407-40.308412/14close
恒生指數26094.79-429.5612/14close
紐約黃金1237.0-5.712/14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