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企為何在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慢了一拍?

2017/12/14


  日經中文網特約撰稿人 西村友作:進入2017年後,為了在中國國內生産和銷售新能源汽車,包括日資在內的各外資汽車廠商正在迅速改弦更張。整個集團銷售額約40%來自中國的德國福斯汽車提出的目標是,到2025年在中國銷售150萬輛純電動汽車(EV)。此外,美國通用汽車計劃到2020年推出10個車型的新能源汽車,美國福特汽車也將在2025年之前,將新能源汽車銷量提高至整體的70%。

 

日産社長西川廣人發佈新型「聆風」(9月6日,千葉市幕張國際會展中心)

 

  在日資三大車企中,豐田將在2018年向中國市場投放插電式混合動力車(PHV),2020年推出純電動汽車。本田將於2018年在中國市場銷售中國專用的純電動汽車,而法國雷諾·日産聯盟也計劃2019年在中國銷售小型純電動汽車。

 

  全球汽車廠商加快在中國啟動新能源汽車的生産和銷售,背景是中國政府對環保規定的強化。2017年10月28日,中國頒發了《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汽車積分並行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辦法》指出,除了純電動汽車和插電式混合動力車之外,燃料電池車(FCV)也被定義為新能源汽車。《辦法》規定,在華每年生産量或者進口量超過3萬輛的企業需要生産或進口一定比例的新能源汽車。

 

  目前,中國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車市場。據國際能源署(IEA)的調查,中國的純電動汽車和插電式混合動力車累計銷量在2016年達到65萬輛,佔全球份額的32%,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一。中國的汽車市場2009年超越美國,成長為全球最大,而在新能源汽車領域,也成為第一。

 

  新能源汽車快速發展的背景是,以促進生産和銷售為目的的政府的扶持政策。除了中央政府的補貼,地方政府自2014年起也積極予以扶持。據報導,2014年共有21個省市至少出台了70項購車補貼政策(日經産業新聞,2015年9月8日)。以此為契機,中國國內的新能源汽車的生産和銷售迎來激增。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的統計,2014年和2015年,純電動汽車和插電式混合動力車的全年産量和銷量連續2年實現同比超過3倍的快速增長。值得注意的是,這些産品的大部分是由國産企業供應的。

 

  中國的新能源汽車市場在2014年、2015年出現如此爆炸式增長。那麼外資車企為何在這一時期沒有積極爭奪市場呢?

 

 西村友作 的其他文章

 

 你能不能24小時連續戰鬥? 

 中國企業進軍國際市場成功的關鍵

 

 日本人口政策留給中國的教訓

 

 被政治利用的經濟學家們

 

 可否用日本經驗幫中國治理環境問題

 

 川普當選預示日本經濟走向衰退


 老百姓如何甄別資産泡沫?

 中國金融改革無需操之過急

 不要把生命浪費在擠車上

 供給側改革應從安倍經濟學吸取教訓

 學區房泡沫能實現軟著陸嗎?

  這一時期,最為顯著的變化是中國的國內經濟局勢。在宏觀經濟方面,産能過剩、企業高債務和房地産高庫存等問題表面化,在2015年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三去一降一補」被提出。同時,中國的對外貿易低迷,進出口總額同比下降8.0%,出現了受世界金融危機影響的2009年以來首次負增長。在此背景下,中國的實際GDP增長率從2014年的7.3%降至6.9%。此外,金融方面也持續混亂。2015年8月11日,中國人民銀行為了改善匯率形成機制,將此前穩定在1美元兌人民幣6.1元附近的匯率突然調整為較前一日貶值1.9%。之後,人民幣快速貶值,當局為了遏制這一局面,進行了多次外匯干預。結果招致了外匯儲備的迅速減少。此外,股票市場的泡沫破裂。2015年6月上旬達到約5100點的上證綜合指數在短短4個月後的9月底跌至不足3000點,下跌幅度達到40%。

 

  有關中國經濟的這種負面新聞通過媒體傳播到日本。為了調查媒體的報導動向,筆者以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包括早報、晚報、産業新聞)為對象,通過資料庫「日經Telecon21」調查了包含「中國」、「經濟」、「減速」這3個關鍵詞的報導數量。結果發現,2009年以後,除了中日關係惡化的2012年之外,報導數均在500條左右,但2015年猛增至1932條。雖然並非來自汽車行業,但當時在北京一家日資企業工作的日本人表示,「總部對中國經濟減速表示擔憂。則下令暫停正在推進的投資計劃」。


 

包含「中國」、「經濟」、「減速」這3個關鍵詞的《日本經濟新聞》的報導數量

(出處)筆者根據日經telecon資料庫的搜索結果繪製

  

  2015年汽車行業也遭遇了強烈的逆風。發生了自2015年5月起銷量連續5個月低於上年的事態。作為對策,中國政府10月出台了針對排量1600cc以下的小型乘用車的減稅措施。由於效果明顯,11~12月的汽車銷售了超過日本全年銷量的530萬輛,但全年增長率僅為4.7%,大幅低於中國汽車協會年初預測的約7%。

 

  建設汽車工廠需要巨大的初期費用,需要從宏觀和微觀的角度,綜合做出投資判斷。這一時期的中國經濟異變、汽車行業的疲軟以及一系列有關報導有可能導致日資汽車廠商未能及時做出在中國展開新能源汽車投資的判斷。這是完全可以想像得到的。

 

  如今,包括日資在內的外資車企為了應對《辦法》,正加快向中國市場投放新能源汽車。《辦法》的第二十七條規定,「乘用車企業的新能源汽車負積分,應當通過購買新能源汽車正積分的方式抵償歸零」。也就是説,如果新能源汽車的産量和進口量無法達到規定數量,企業必須支付費用,從能夠達到的企業購買積分。

 

  積分根據當年的總産量和進口量來計算,在傳統的化石燃料車領域,在中國市場銷售額較大的外資車企需要生産和進口相當數量的新能源汽車。據推算,德國福斯2019年需要生産約12萬輛新能源車,而本田和日産汽車需要生産4萬輛左右(日本經濟新聞,2017年10月20日晨報,日經中文網《外資車企面對中國「套路」?》)

 

  《辦法》將從2019年開始實施。留給外資車企的時間已然不多。

 

西村友作

  西村友作:  

  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研究院副教授,1974年生於日本熊本縣。1995年首次訪問深圳,隨後決心到中國留學,自2002年起在北京生活,2010年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隨後成為被該大學正式錄用的首位日本人專職教師。兼任日本銀行北京事務所客座研究員。專業是國際金融。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