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政治利用的經濟學家們

2017/04/21


      西村友作:最近,基於「物價水平財政理論(Fiscal Theory of Price Level,FTPL)」的政策提議在日本的經濟學家和政府決策人員之間引來熱烈討論。物價水平財政理論確立於1990年代,但在2016年8月,201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克里斯多福·西姆斯(Christopher A.Sims)在傑克遜鎮舉行的各國央行相關人士座談會上提及了這一理論。對安倍政權的經濟政策具有很強影響力的日本內閣官房參事、美國耶魯大學名譽教授浜田宏一稱「恍然大悟」,該理論也因此再度引來關注。

 

      入門級的經濟學教科書指出,物價水平是「貨幣性現象」,貨幣政策通過貨幣供應量對其産生影響。古典的「貨幣數量論」認為,物價與貨幣供應量成比例。但是物價水平財政理論則指出,在日本目前的零利率制約下,無法通過貨幣政策使物價上漲,財政政策才對物價起決定作用。具體來説,政府增加財政支出的話,由於預想到未來財政狀況將出現惡化,貨幣價值將下降,繼而引發通貨膨脹。但是,出現這一狀況的前提是企業和個人要預想到會出現上述現象。因此,西姆斯教授主張「為了提高物價,日本政府需要宣佈通過通貨膨脹來消除部分債務,而不是通過增稅」。

 

  西村友作 的其他文章

 

可否用日本經驗幫中國治理環境問題

 

川普當選預示日本經濟走向衰退


老百姓如何甄別資産泡沫?

中國金融改革無需操之過急

不要把生命浪費在擠車上

供給側改革應從安倍經濟學吸取教訓

學區房泡沫能實現軟著陸嗎?

 

      日本政府的債務餘額達到GDP的250%左右。如果政府表示「今後不會實施增稅和財政緊縮政策。債務將通過通貨膨脹來返還」的話,預計未來日本的財政狀況將出現惡化,可能真的會引起通貨膨脹。但是問題在於,能不能控制這種通貨膨脹。有觀點認為,如果通膨率超過2%的目標值,立即採取緊縮性貨幣政策即可,但這很難做到。通過物價水平財政理論的機制使物價上漲的情況下,央行緊縮貨幣提高利率的話,政府的付息負擔將進一步加重,引發財政狀況惡化,從而導致物價進一步上漲,因此物價水平可能會「發散(不斷上漲)」。有觀點認為,1980年代後期巴西出現的惡性通貨膨脹,就是由這種機制引起的。

 

      另外,除了財政危機外,還可能同時引發金融危機。國債利率的上漲(價格的下跌)將導致持有大量國債的民間金融機構的資産價值受損,自有資本減少,繼而陷入破産境地。一般來説,為了避免金融機構破産,政府將注入公共資金,但是這將導致政府的財政狀況進一步惡化,很容易陷入危機的惡性循環。

 

      普通人比較容易聽信權威人士的説法。因此,著名的諾貝爾經濟學家們經常在政治上被利用。例如,紐約市立大學教授保羅·克魯格曼和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約瑟夫·斯蒂格利茨等反對日本的消費稅增稅的著名經濟學家,就被利用於延遲消費稅的增稅時間。由於國民不希望消費稅增稅,對實施增稅的政黨來説,之後的選舉大多會面臨嚴峻的結果。日本的消費稅原定在2017年4月由現在的8%提高到10%。但2016年日本政府多次召開了「國際金融經濟分析會議」,邀請克魯格曼教授和斯蒂格利茨教授等人,從他們那裏得到了消費稅增稅延期的肯定意見。同年11月份,日本政府決定了將增稅時間延期到2019年10月。

 

      另外,2017年3月14日,日本政府再次邀請斯蒂格利茨教授出席經濟財政諮詢會議,討論了基本的經濟財政運營課題。針對斯蒂格利茨教授的主張,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與安倍經濟學第二階段推進的政策有相似的部分」,強調自己的經濟政策得到了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的肯定。

 

      利用西姆斯教授提倡的物價水平財政理論來進行思考實驗對於像筆者這樣的研究人員來説很有意思,但實際應用的話風險太大。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的財政實際上已經破産。因嚴重的通貨膨脹,日本國債已變得如同廢紙。由此,政府躲避了債務的實際返還,但很多金融機構都持有國債,在這些金融機構存錢的國民失去了資産。嚴重的通貨膨脹導致收入由民間部門轉移到政府部門,政府的債務負擔最終轉嫁到了國民身上。

 

      日本的財政紀律已經相當渙散。儘管在主要國家中財政狀況最差,但日本的財政支出總額每年都刷新最高記錄。另外,安倍首相承諾的財政健全化(2020年使基礎財政收支平衡)幾乎等於不可能。對此,主張停止增稅和削減財政支出的物價水平財政理論是再好不過的藉口,有可能會被政治利用。

 

      對於日本這個「小白鼠」,也許會利用物價水平財政理論這一可能導致財政破産和金融危機的猛藥實施經濟實驗。但在日本的學術界,除了部分學者外基本沒有公開反對的聲音。可以認為這是因為日本的很多學者都在和政治保持距離。

 

西村友作

      經濟體制與日本不同的中國應該不會全盤接受西方各國學者的理論。不過,外來的和尚好唸經,權威的諾貝爾經濟學者的意見很有分量。尤其是不熟悉經濟領域的普通人,可能會不由自主地覺得他們説的是正確的。就算是對於海外的聲音,也需要具備能夠冷靜且有邏輯地應對的知識。今後,中國的高校和研究機構等都需要集中智慧,強力推進各領域智庫的建設和發展。

  

 西村友作:


      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研究院副教授,1974年生於日本熊本縣。1995年首次訪問深圳,隨後決心到中國留學,自2002年起在北京生活,2010年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隨後成為被該大學正式錄用的首位日本人專職教師。兼任日本銀行北京事務所客座研究員。專業是國際金融。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