翡翠産業衰退映出緬甸與中國疏遠

2016/08/18


       緬甸是世界最大的翡翠出産國。不過,眼下緬甸的翡翠銷售陷入低迷。原因是佔緬甸翡翠出口90%的中國國內需求的疲軟。作為緬甸與中國蜜月關係象徵的翡翠産業的苦境也從一個側面反映出3月底翁山蘇姬主導的新政權上台後,該國外交與經濟政策的變化。

       緬甸90%的翡翠出口面向中國    

       6月24日,在緬甸首都奈比多,由政府作為後援的「緬甸玉石珠寶交易會」拉開帷幕。該交易會是緬甸最大規模的寶石交易會,從社會主義政權時代的1964年起每年舉辦一次,本次已是第53屆。在體育館大小的會場內,數百家玉石開採商和零售商展出和銷售著珍藏的逸品。而其中,佔交易量一半以上的是翡翠。據稱,在截至7月6日的交易會召開期間,有6千件翡翠商品被掛牌拍賣。

在寶石展銷會「緬甸玉石珠寶交易會」上展出的價值8億日元(約合人民幣5000萬元)的翡翠原石(6月24日,奈比多)
       在會場靠裏面嚴密警戒的房間裏,展示著嚴挑細選出來的翡翠原石。中間擺放的棋盤大的翡翠原石産于緬甸北部克欽邦帕岡,最低競標價格為680萬歐元。購買者主要是來自香港和廣州的中間商。這些商人認真地用手電查看翡翠原石有無瑕疵。成色為深綠色、被比作「青竹」的緬甸産翡翠對中國人來説有時甚至比鑽石還受到青睞。因此,緬甸翡翠90%以上的出口中國。直到最近,翡翠在緬甸都被視為與天然氣並居的重要出口産品,而緬甸玉石珠寶交易會則是是國家級的重大活動。

       不過,2016年的交易會十分慘澹。「雖然是第一天,但根本賣不動。採購翡翠的中國人少了很多。成交額能達到去年的7成左右就謝天謝地了」,每年都來參加交易會的一位緬甸翡翠商無奈地説。據稱,緬甸玉石珠寶交易會是從2年前開始走向低迷的。今年比緬甸民主化之後最糟糕的去年更差,只能通過增加珍珠和琥珀的交易量來彌補。

       受中國需求減少影響價格暴跌

       「受到限制奢侈消費的影響。此前流入翡翠的資金流向了房地産」,來自廣東的中間商如此表示。據他説,2013年之後,作為中國領導層倡導的反腐運動的一環,中國國內的寶石交易受到限制,國內金融機構也收緊了對翡翠進口企業的融資。

       「給你們看個有意思的東西」,一位來自香港的中間商向記者展示了自己保存在智慧手機裏的照片。那是他去年在會場上拍到的巨大翡翠。而今年,一塊成色和形狀都幾乎與照片裏一模一樣的翡翠被放在同樣的地方。估計是因為一直沒有賣出去。照片上翡翠的競標價格為50萬歐元,而今年則是20萬歐元,實際上跌掉了60%。

        密支那和曼德勒等緬甸北部的翡翠産地的情況也是一樣。在軍政時代,市場上隨處可見的中國商人的身影急劇減少,「翡翠的零售價格也暴跌至2年前的3分之1」(曼德勒的翡翠商人)。今年緬甸玉石珠寶交易會的成交額約為5億3千萬歐元,比去年大幅減少了40%。

       翡翠交易的低迷反映出緬甸經濟嚴重依賴中國。除了翡翠之外,天然氣和白米等重要商品的第1大或第2大出口對象均是中國。其行情很大程度受到中國國內需求變化的影響。這一趨勢在緬甸被國際社會孤立的軍事政權時代出現加強。

       中國不僅僅是重要的買方。在中國國境附近的緬甸北部,以資源開發領域為中心,中國企業相繼進駐投資。中國企業的投資一度佔到外國對緬投資總額的90%。2011年民主政權上台後,當時的吳登盛政權改善與歐美各國的關係,對華依存度在一定程度上減弱,但中國至今仍是緬甸最大的貿易對象國。

       新政權在與中國疏遠?

    另一方面,緬甸民眾的對華感情似乎並不算好。這是因為形成了雖然中國投資緬甸,但成果不斷被中國拿走的格局。例如作為中國最大的投資項目,北部密松大壩建設項目打算向中國出口發電量的90%,民眾對此感到強烈不滿,不斷發生反對運動。吳登盛政權迫不得已于2011年秋季凍結了該項目。


翡翠可以加工為各種珠寶飾品(6月,奈比多)
    這一格局也體現在翡翠貿易上。開發的公開主體是緬甸軍方企業和圖貿易公司(Htoo Trading Company)等與前軍政府關係密切的有政治靠山的商人。但有分析認為,實際多是與中國資本的合資業務,而運營則在事實上由中國人負責。這樣一來,生産的翡翠就被運往中國。只有中國及與其有關係的勢力掌握了特權,蛋糕並未落到一般民眾手中。一位寶石商説:「雖然承認中國對(緬甸)經濟的貢獻,但非常討厭中國人。」這似乎是緬甸人的普遍想法。

       或許是考慮到這樣的民眾感情,作為3月底上台的新政權的領導人,翁山蘇姬的對華外交也顯得有些冷淡。翁山蘇姬4月在各國外長中最先與到訪的中國外長王毅舉行了會談,但並未接受中國政府提出的重啟密松大壩開發的要求。新政權上台後,中國企業的大規模投資也仍未獲得批准。此外,在作為外長對外發佈信息之際,翁山蘇姬開始反覆重申此前作為緬甸傳統的「非同盟與中立」的重要性,而出訪也僅限於寮國和泰國等東盟成員國。

       依據不同的對華立場,東盟各國的外交能明顯分為2大陣營。在南海存在領土爭端的菲律賓和越南希望「牽制中國」,而依賴中國經濟支援的寮國和柬埔寨則以「親華」作為基軸。對於中國有關南海領土主權的主張,菲律賓提起了南海仲裁,以此為轉捩點,此前保持中立的印度尼西亞和新加坡轉向了「牽制中國」。在東盟內部,對華態度也在發生改變。

       在這一背景下,在傳統上被視為與寮國和柬埔寨並列的親華派的緬甸也開始顯示出模糊的態度。南海問題成為主要議題的「中國-東盟國家外長特別會議」6月14日在雲南省舉行,而翁山蘇姬並未出席,柬埔寨等國針對仲裁案提出支持中國,在此背景下,緬甸保持了沉默。日本外交相關人士表示:「與軍政府時代的‘親華’、前吳登盛政權的‘去中國依賴’相比,與中國的距離正在進一步擴大」,持這一看法的人似乎越來越多。

   緬甸的翡翠産量雖然號稱世界最大規模…(6月,奈比多)
       翡翠完成「使命」     

    在緬甸的對華外交狀況發生變化的背景下,對翡翠開採的批評也正在加強。翁山蘇姬此前就批評國內的礦産資源開發存在不透明性。而在2015年秋季的大選中,也在競選綱領中提出「實現公正而透明的資源開發」。其考慮到的正是與中國的利權有著千絲萬縷關係的翡翠。3月底在新政權上台之前,緬甸政府將主管翡翠開發的礦業部與環保林業部合併,改組為自然資源與環境保護部。5月以保護資源為由,凍結了新礦區的開放,6月宣佈主要翡翠産地開採業者的開發許可的延長需要進行環境調查。這些政策將打擊中國企業的既得利益集團,對翡翠出口的復甦構成障礙。

    「與遲早都將枯竭的自然資源相比,人才培養的重要性更高」,翁山蘇姬4月在新政權上台之後面向國民的講話中如此表示,對依賴資源的經濟模式持否定態度,轉而重視振興創造就業的效果明顯、對技術轉移預期強烈的製造業和農業。日本外交相關人士表示,「即使中國的需求復甦,新政權也不會積極推動擴大翡翠出口」。 

       緬甸與中國的蜜月關係以及作為其象徵的翡翠産業的繁榮——這些都是前軍政府時代形成的「舊緬甸」的遺産。在邁向「新緬甸」的翁山蘇姬新政權的領導下,翡翠或將完成其「使命」,並作為一個産業走向衰退。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 仰光 松井基一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