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企業會在中國企業追趕中沒落嗎

2016/05/24


       村山宏:一股悲觀情緒正瀰漫韓國産業界。原因是隨著中國企業的奮起直追,韓國企業的市佔率正逐漸下滑。直到不久之前很多觀點仍認為韓國企業將趕超日本企業,由此可見論調變化之快。如果翻看日美兩國的産業史,會發現地區之間的技術差距不會輕易縮小。因此,要闡述東亞的競爭力,冷靜的目光或許不可或缺。      

小米正在大力發展配備高性能攝像頭等的智慧手機(2月24日,北京市)
       「中國技術帶來衝擊」,韓國報紙《朝鮮日報》(日語網路版)5月6日以這樣的標題傳達了韓國企業的焦慮。該報對57家韓國企業的技術部門負責人展開了調查,結果佔一半的28人回答稱「中國已經趕超韓國,或者即使存在差距,也不到1年」。

       據香港市場調查公司 Counterpoint Technology Market Research統計,在中國市場,三星智慧手機的市佔率從2014年的12.8%降至2015年的7.7%,排在第6位。以近20%的份額穩坐首位的2013年之前的勢頭已蕩然無存。此外,2015年現代汽車在華銷量(包括起亞汽車)同比下降4.9%,僅為不到168萬輛。無論是智慧手機還是汽車,與擴大市佔率的中國企業均形成鮮明對比。

       雁行發展模式並未崩潰

    韓國經濟依賴中國市場,出現悲觀論也不難理解。但筆者反而因此想起了10年前曾在日韓兩國流行的「雁行崩潰論」。亞洲的産業格局一直被形容為大雁排成隊列飛行的狀態。這種理論認為日本飛在前頭,韓國和台灣緊隨其後,而中國大陸和東南亞飛在之後。

    飛在前頭的大雁始終在前進,因此後面的大雁很難向前趕超。也就是説,雁行理論是顯示産業實力和技術差距不會縮小這一情況的思維方式。但進入2000年代後,三星和現代汽車提高了業績,而日本企業則被迫進行整合。日韓兩國的實力發生了逆轉,雁行形態陷入崩潰,這就是雁行崩潰論。

    事實上,接近於雁行崩潰論的觀點在1980年代至1990年代初的日本已經出現。一般來説,提到雁行理論,往往僅限於亞洲,但本來或許應包含美國。第2次世界大戰後的産業經濟由美國拉動,而日本追隨其後。雖然日美的差距沒有輕易縮小,但在日本的經濟泡沫期,日本企業的勢頭達到了頂點。

    當時由於日本家電企業的出口攻勢,美國知名電視製造企業RCA陷入困境。美國通用電氣(GE)收購了該公司,但未能為其「止血」。1987年,該公司被出售給法國湯姆遜(THOMSON)。在電視業務上取得勝利的日本索尼和松下開始收購美國企業,開啟了宣揚「日本已趕超美國」的時代。

       如今,那個時代已經過去近30年。日美企業的實力關係又處於什麼狀況呢?美國企業縮小或撤出了家電和半導體製造業務,而是轉向了軟體、網路技術、半導體設計和工業設備等領域。甚至不用列舉谷歌等企業名,就能知道日本企業對美國企業已望塵莫及。可以説日美兩國産業技術的雁行形態並未崩潰。

       成功轉向意味著飛躍

       相同情況也適用於日韓的産業關係。日本的電子企業縮小了電視等家電部門,但在重型電機和工業設備領域找到了出路。這與GE的轉型如出一轍。表面看起來輸給了韓國企業,但日立製作所和松下一直在低調地實現復甦。在這些技術領域,日本企業似乎依然飛在韓國企業的前頭。


    雁行崩潰論捕捉的是前方的大雁在改變方向時看起來被後方大雁趕超的瞬間。飛在前頭的大雁已經積累了技術實力和銷售網路,如果在改變方向上取得成功,將再次加快飛行速度。日美、日韓的技術和産業差距沒有輕易縮小就在於這個原因。這同樣適用於韓國和中國的關係。

    即使中國企業已經迎頭趕上,卻仍不具備類似三星的半導體量産技術。同時也還缺乏類似現代汽車的全球銷售渠道。韓國企業仍有機會利用這種優勢轉變方向。

    另一方面,處於追趕地位的中國企業也不能高枕無憂。這是因為在組裝業務和服裝業務方面,正在被越南和孟加拉國追趕。中國企業也正在被迫轉型。任何地區和企業都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在不懈地持續飛行。雁行形態不會輕易改變。無需因一瞬間的情況而或喜或憂。

       本文作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 村山宏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