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之間的熱與冷

2016/04/22


      對於日本的歷史愛好者來説,談起位於遼東半島南部的遼寧大連,估計都會聯想到日俄曾在旅順展開的慘烈的二零三高地爭奪戰,或是南滿洲鐵道的舊址,亦或是當時滿鐵經營的大和旅館。因為與日本有這樣的深厚淵源,所以對於日本遊客來説,大連是一座有足夠看點的城市。     

曾經爆發日俄戰爭的二零三高地舊址,如今少有遊客光顧(大連旅順口區)

      「過去我曾一年帶3萬多名日本遊客到這裡來參觀,那時真是忙死了」,大連一家旅行社的總經理杜先生如此回憶。據他説,自己大學畢業後於1984年進入了這家旅行社,之後就一直從事導遊工作,除帶日本遊客參觀景點外,還負責設計一些團隊遊行程等。當時來訪的除了戰爭時期曾在大連生活過的日本人及家屬外,還有據説是看了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的長篇歷史小説《坂上之雲》後受到觸動而慕名前來的人。絡繹不絕到訪的遊客自然也給杜先生帶來了豐厚的收入。

       訪華日本遊客連續5年減少

      然而,2000年以後,曾經熙熙攘攘的日本遊客卻逐年減少。2012年,由於日本對尖閣諸島(中國名:釣魚島)實施國有化,中日關係惡化,這對於當地旅游來説則更是雪上加霜。

      在旅順的爾靈山(二零三高地舊址),日俄戰爭時期的日本陸軍大將乃木希典為悼念戰死的士兵建造了紀念塔。這裡也曾是日本遊客經常光顧的景點之一,但近來日本遊客的身影寥寥無幾。據杜先生介紹,工作的旅行社最多時曾有60~70名專門帶日本遊客的導遊,而現在僅剩1人。進入2016年以來,甚至還沒有接到過一張來自日本遊客的單子。

      這一情形不僅限於大連,幾乎在中國各地,到訪的日本遊客都在持續減少。據中國國家旅遊局的統計,2015年訪華的日本遊客約為250萬人,較2010年減少了100萬人以上,且連續5年呈減少趨勢。領土問題是重要因素之一,但除此以外,中國的空氣污染、食品安全,以及日本的年輕人對國外的興趣減退等問題似乎都是導致日本遊客減少的原因。

      訪日中國遊客1年內倍增

      相反,訪日的中國人卻出現大增。據統計,訪日中國遊客在2015年達到約500萬人,同比翻了一番,更超過了韓國人,在各國訪日遊客人數中躍居首位。在東京銀座或是大阪難波等日本繁華的商業街,享受購物與旅遊樂趣的中國遊客的身影似乎已經成為日本人眼中司空見慣的一道風景。即使不到日本,也有不少中國人熱衷於利用電商網站購買日本的化粧品和小零食等。以沿海城市為中心,海購日本産品也已融入了老百姓的日常。

 

      隨著赴日人數的增加,中國人對日本的印象也發生著改變。28歲的房先生2016年3月第一次赴日本旅遊。據他説,在去日本之前只是通過電視知道了一些説中國壞話的日本政治家,所以對日本印象不好。但聽去過的朋友都説日本很好,所以決定帶女友去一趟東京和大阪。

      到日本後,令他最為驚訝的是城市的清潔以及服務的週到。街道上幾乎看不到垃圾,無論在酒店還是機場都能得到賓至如歸的服務。雖然語言不通也盡力溝通的日本人的形象也讓他深深觸動。房先生説:「雖然行程很短暫,但是日本人獨有的細心和與人交往的方式讓我很感動」。

      這一年來,筆者也越來越多的聽到像房先生這樣的感想。

      中國人對日本的關注不只是旅遊和商品

      中國人對日本的關注也並不只是停留在商品和旅遊上,而是逐漸提升到了學習和借鑒日本精神。3月,在中國大連的一家酒店舉行了以「女性學」為主題的研討會。該研討會吸引了約100多名30~50歲的當地女性參加。她們除了學習插花,還參加了以古琴演奏等以日本傳統文化為主題的講座。

想要學習日本價值觀的中國人在增加(遼寧省大連市)

      其中一個講座的主題是日本江戶時代的陽明學者中江藤樹記載的有關女性教育的問題。中江藤樹的教育理念雖然是來自中國古典書籍,但是一位聽講座的女性表示:「受文化大革命的影響,中國失去了不少傳統文化的東西,所以我們以前並沒有學到這樣的價值觀。」     

      據説,類似的研討會還在中國的其他數十個地方舉辦,參加人數超過千人。在研討會上擔任講師的日本人石清表示,中國女性的情感表達較為直白,而且都有很強的主見,在職場和家庭容易碰壁。因此,存在各自煩惱的中國女性中的很多人也開始「想學習日本女性的禮貌和週到的待人處事,以提升自己的修養和生活品質。」

     中國在單戀日本?

      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開始對日本産生興趣,對日印象也在改觀,但與之相對的是,日本人卻反而對中國人關上了心門。日本內閣府3月公佈的「有關外交的輿論調查」顯示,對中國不抱親近感的日本人的比例升至83.2%,達到歷史最高水平。2012年左右,受領土問題的影響,中日雙方在民間層面也瀰漫著緊張的氣氛,但之後幾年迅速發生了改變。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甚至可以形容為是中國在「單戀」日本。



      中日雙方民間層面的印象之所以産生如此巨大的差異,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可以認為是緣自到對方國家旅遊人數上的差距。造訪對方國家的人數越少,對該國的印象就越是依賴於來自報紙、電視以及網路等的間接信息。在日本,雖然見到中國人的機會在增加,但來自媒體等的負面印象已先入為主。帶著成見去看的話,映入眼裏的自然也總是大聲喧嘩、沒有禮貌的中國人的形象。

      換個角度,如果對中國人為何會大聲説話,為什麼不排隊等帶有疑問的話,就該親自去中國尋找屬於自己的答案。如果即使到了當地也無法改變不好的印象,這也無可厚非。但問題的癥結就在於,部分日本人連自身都沒有試圖去親身了解,就説三道四發表自身的意見。

      筆者只在中國生活了兩年,對中國人還有很多不能理解的地方。我受不了連房間內都被霧霾侵擾的糟糕的空氣質量;也很反感在地鐵裏開著大音量玩遊戲的人;也曾對故意抬高價格的計程車司機憤怒不已。但另一方面,我也遇到了面帶樸實的笑容,真誠的對我訴説日本的優點,讓我這個日本人都感覺有些不好意思的中國人。

      日本政府日前提出了到2030年讓訪日外國遊客增加到6000萬人的宏大目標,而在這其中可以想像必定中國遊客會佔到大部分。由於兩國政府間存在各自的立場,所以我們很難期待中日關係突然變好。但是,如果在民間層面,日本人不主動去理解和關注中國這個可能走近的鄰居,政府的目標也只能是紙上談兵。筆者認為,要讓一個你從來不去直視的人喜歡上你應該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此,在中國人向日本投來越來越多關注的眼光的現在,或許正是再好不過的讓雙方走向互信互愛的良機。

      本文筆者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版)大連支局 原島大介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