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區房泡沫能實現軟著陸嗎?

2016/03/24


  西村友作:「46萬一平,誰買走了北京天價學區房」,今年3月,這樣富有刺激性的標題赫然出現。報導稱在雜草叢生的院子裏,僅能放下一張床的11.4平方米的一間屋子,賣出了530萬元的天價,相當於20公斤黃金的價格。地點是北京市西城區文昌胡同北京實驗二小旁邊的「學區房」。

西村友作
  「望子成龍」是所有父母的最大願望。毫不誇張地説,對於既沒有鉅額財産、又缺乏門路的普通家庭的孩子來説,稱得上現代版科舉的「高考」的成功是出人頭地的唯一道路。

  而邁向成功的第一步,就是進入向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等頂尖大學送出眾多畢業生的重點小學。為了獲得想讓孩子就讀的中小學學區的戶籍,購買該學區內的住房是最佳捷徑。為此,眾多家長們就有限的住房資源展開爭奪戰,「學區房泡沫」由此産生。

  只要進入重點小學和初中,就容易升入重點高中和大學。雖然這看起來是理所當然的道理,但其中有一個特殊的機制在發揮作用。文章開頭提到的那篇報導稱,據北京市教育部門2009年的統計數據顯示,海淀區10所名牌小學教育事業費用支出平均為3300萬元以上,而普通小學的平均教育費用支出不到1000萬元。此外,中級以上職稱的教師中,名牌小學平均每所有113人,而普通小學只有不到27人。也就是説,預算越充足、優秀教師越多的學校,越受到歡迎。

  那麼問題就來了。與其它學校相比,擁有充足預算和眾多優秀教師的學校教育水平更高,環境也更加優越,培養出了大批升入重點高中和大學的畢業生。於是,有更多的學生希望進入該所小學和初中就讀。為了滿足這一需求,需要招聘更多的優秀教師,學校也將進一步發展。結果,重點學校與其它普通學校的差距不斷擴大。學區房的價格也隨之水漲船高,出現暴漲。

  這種問題産生的原因之一在於教師的流動性不足。現在中國的中小學基本上實施校長負責制,北京中小學的教師用人,學校發揮著主導作用。教師在最初就任的學校裏一直工作到退休的情況不在少數。與其它學校相比,重點學校的教師收入高,職稱晉陞的可能性也比較大。此外,課外補習班等機構還會高薪聘請重點學校的優秀教師,以此吸引眾多學員。補習班工資高於學校工資的情況也並不罕見。也就是説,培養出大批升入重點學校的學生的教師將始終留在一部分重點學校。

  而在日本,公立小學和初中的教師人事權歸屬於「地方政府(都道府縣或政令指定城市)」下屬的教育委員會。為了實現教職員的合理配置、人事交流的廣域化和順暢化,每幾年就會進行一次人事調動,教師基本上無法一直留在一個學校。這樣一來,推動整個地區中小學教育水平的均等化就成為可能。

  但是,在日本也有些比較富裕的家庭不惜付出高昂的學費,也要讓孩子進入教育水平更高、環境更好的學校。滿足這種需求的是私立學校。雖然學費比公立學校高出數倍,但相對優秀的教師很多,同時私立學校採取自主制定教學計劃等措施,形成了與公立學校的差異化。此外,由於通過入學考試進行篩選,學生質量相對較高,欺淩等問題也比較少。從教師的角度來看,由於人事權屬於學校,教師工資水平更高,而且沒有人事調動。學校能一直雇用優秀教師。當然,私立學校與學區沒有關係。

  日本的情況是,在東京圈等地,成績排名靠前的大部分小學生都希望進入私立初中。另一方面,在以公有制為原則的中國,人們對民間和私立學校的信任度很低。中國也有私立的中小學,但其中備受歡迎的是面向打算將來到海外留學的兒童的國際學校,重點學校升學率較高的知名私立學校並不多見。因此,大部分家長都希望讓孩子就讀公立重點學校。

  這樣看來,北京等城市的中小學與其説是提供平等義務教育機會的公立學校,不如説其性質更接近通過突出與其它學校的差異化來實現自主發展的私立學校。學區所在的公立學校的「私立化」,這或許是學區房出現的根本原因。

  提高學校之間人才的流動性、培養和發展與學區無關的知名私立學校等,或許能化解學區房價暴漲的問題,有助於學區房泡沫的軟著陸。

西村友作:

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研究院副教授,1974年生於日本熊本縣。1995年首次訪問深圳,隨後決心到中國留學,自2002年起在北京生活,2010年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隨後成為被該大學正式錄用的首位日本人專職教師。兼任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北京事務所課題顧問、日本銀行客座研究員。專業是國際金融。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