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中文網
NIKKEI——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

  • 20xx 水曜日
  • 0708

  • 搜索
Home > 專欄/觀點 > 專欄 > 饒了村上春樹吧

饒了村上春樹吧

2015/10/09

PRINT

         杜海玲為日經中文網撰稿:饒了村上春樹吧,真是的,每年一到這時候就拿人家開涮,門外媒體守著,門內編輯陪著,賭博網站名字掛著,粉絲匯集在酒吧喝著(等速報)。文學獎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就是沒有村上春樹。

         在8日文學獎發表的30分鐘前,我在微信朋友圈發:「就快公佈了,我賭村上春樹拿不到。不是不喜歡他的,基本還挺喜歡呢,但他不會得諾貝爾」。我寫了以後,有人同意有人賭能拿到,還有人問這是為什麼呢。其實道理非常簡單,諾貝爾獎的初衷,也就是諾貝爾大人説的是,獎給給人類和平幸福以貢獻的人。即使是文學獎,看看迄今為止的,也都有對和平、安泰的訴求。村上春樹可以得各種純文學獎或暢銷文學獎,但真的與諾獎有距離——不是遠近,有可能是路途本不同。

杜海玲
       從《挪威的森林》到《1Q84》,村上的作品我也讀了不少,於是我覺得他大大地狡猾。他的書裏沒有一個神經正常的人,無論哪一本,無論哪個人,都帶有輕重形式不同的病態。輕則憂鬱症,重則徹底分裂,幻聽幻視,甚至作品本身也搞得很魔幻。

       小資們很哀婉很投入地痛並思索著,評論家認為這是因為整個社會都病了,都是一個大大的病巢,那其中的人當然都有病。

       我記得他本人説過,作家是天生帶毒的,要排毒。

       有一次,村上春樹在京都大學演講兩個小時。要抽選才能進去(我當然只是看電視)。果然他又説:我通過寫作和跑步,將黑暗的部分抖落下去了。還説「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以寫作為業,所以不愛上電視,覺得那些都跟我無關」。「將我當作危險生物吧,可以遠遠觀察,別走近,近了,可能我會因為恐懼而咬人。」寫作和長跑,一個用頭腦一個用體力,是他抖落掉黑暗陰霾的方式。他甚至用了「驅魔」一詞——跑步是為了驅魔。

       村上春樹一臉深沉做文章,毒素排進了作品,然後他跑步,抖落掉那些魔障,參加鐵三角,旅行,聽音樂喝酒看美女,十分享受生活。這不是騙子嗎?

         我挺愛看這騙子的書。但我已經分不清是真地喜愛,還是習慣,或是趕時髦。有次在齊藤孝(日本明治大學教授,也是一位作家)的書裏看到一句話,覺得有理。齊藤説,「村上寫的孤獨,不是我所舔舐過的孤獨」。

         《沒有色彩的多崎造和他的巡禮之年》出版後,日本出現一個有趣現象——大家爭讀亞馬遜書店的介紹和書評——相當於豆瓣網上那些對作品的評論。褒獎自然多,吐槽也不少。比如説多崎造是一個非常孤獨的人,這一點本來讓很多讀者共鳴,但是讀著讀著,從20幾頁起,主人公在惠比壽的酒吧裏和女人聊起天來,而且進酒吧的理由是「就是想先隨便吃點起司或者乾果類的」。原本以為主人公和自己一樣孤獨的讀者悲憤了——能因這樣輕鬆的理由走進酒吧喝酒的人,與我們絕對不是流的同一種血液。而且居然還和女人搭起話來……

       對於村上春樹,已經成為一種見仁見智的事情。但即使持反對意見,也願意看看他的書(好去寫評論吐槽),這不能不説是村上春樹的神奇。

      日本讀者説,新作都無法超越《挪威的森林》了。讀了《1Q84》後,很遺憾我也這麼想。

     作者杜海玲為日本華文媒體《中文導報》記者,本文只代表個人觀點。
ad

報導評論

非常具有可參考性
 
46
具有一般參考性
 
4
不具有參考價值
 
16
投票總數: 66

二維碼

日經中文網
公眾平臺上線!
請掃描二維碼,馬上關注!

金融市場

日經225指數21397.96-50.5610/2010:30
日經亞洲3001347.272.7410/2010:30
美元/日元112.680.0110/2010:10
美元/人民元6.6141-0.015910/20close
道瓊斯指數23163.045.4410/19close
富時1007523.040-19.83010/19close
上海綜合3370.1721-11.621610/19close
恒生指數28159.09-552.6710/19close
紐約黃金1286.97.010/19close

關於日經指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