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儉令」之後需要「減肥令」

2013/09/24


        村山宏為日經中文網撰稿:「日本年輕人的平均身高已經超過中國年輕人」,這一事實已經被很多人知道。但對於「與日本相比,中國肥胖人口更多」這一事實,知曉的人恐怕為數不多。一般來説,肥胖用BMI(體重÷{身高×身高})這一數值來測定,如果這個數值高於25,就被認為是超重。據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最新統計顯示,從BMI超過25的人口比例來看,中國已經超過日本。日本為24.4%,而中國為25.4%,高於日本。


   專欄-日本人小聲説

  中國的「戰略病」與日本的「無戰略病」

   文明不是靠法律約束出來的

  「大國意識」阻礙中國

  「上山下鄉」之禮讚?

  日本法律很有用

  中國與日本,討厭的背後是喜歡?

   大多數人是友好的?

   中國讓日本人感到自由?

   日本曾遭全世界討厭

   不要讓企業成為中國足球

   「戰爭」二字不是可以隨便説的

   中國不應忙著對富人增稅

   「反腐」該如何治本

   北京的飯菜為何這麼好吃?

   大家都別説普通話了

  》》》更多

  實際上,我今年也進入了肥胖人群的行列。在春季接受的體檢結果出來後,被認為存在「代謝症候群」。雖然肥胖的定義各不相同,但日本多採用BMI這一指標,而在最近,「代謝症候群」也開始被視為肥胖。「代謝症候群」指的是男性腰圍高於85厘米以上、女性腰圍高於90厘米以上,同時在高脂血症、高血糖和高血壓中具有2種以上症狀。簡單來説,「代謝症候群」就意味著內臟肥胖。看來是我進入中年以後,由於運動不足,內臟積累了過多脂肪。

 「代謝症候群」檢查在2008年以後已在事實上成為日本國民的義務。在日本,市町村(基層地方政府)和企業的保險工會等管理著健康保險,而管理這些健康保險的團體要求保險參加者必須接受「代謝症候群」檢查。此外,必須告訴存在「代謝症候群」的人,怎樣才能恢復健康的身體。
  如果「代謝症候群」檢查的就診率很低,同時不進行健康指導,運營團體將受到日本政府的罰款(罰款機制非常複雜,在此不做説明)。如果被日本政府罰款,運營團體將面臨資金不足,因此將不得不提高向參加者徵收的保險費。也就是説,如果不接受「代謝症候群」檢查,個人的保險費負擔將加重。為了避免罰款,健康保險的運營團體竭力敦促保險參加者接受「代謝症候群」檢查,同時進行健康指導。

  在最初聽到這個制度出台時,我曾認為「這是錯誤的。這是國家對個人自由的侵害。不希望連健康都由國家管理」,憤慨激昂的我想要成為一名自由戰士。這是由於我認為不管是消瘦還是肥胖,亦或是患病,都是個人的自由。但是,在詳細了解事情的原委後,終於明白引進這種機制具有充分的理由。

 日本完善的健康保險是赴日中國人都非常羨慕的制度。日本幾乎所有國民都參加了健康保險,只要支付小額保險費,在患病後就能通過保險看病,能夠以很少的錢治療疾病。而藥費的大部分也可利用保險支付。這與個人必須承擔高額醫療費的中國大不相同。日本保險費金額之所以很低,實際上是因為政府提供了補貼。可以説,日本健康保險制度的相當部分資金來自於稅收。

  當然,日本的健康保險制度並非毫無弊端。日本之所以受到鉅額財政赤字的困擾,就是因為健康保險導致的醫療費支出非常巨大。醫療、護理和養老金等社會保障費已經超過日本政府財政支出(一般財政支出)的50%。在少子老齡化社會,繳納稅金的人將日趨減少,而享受醫療和護理等社會福利的人卻將不斷增加。如果不抑制醫療費的增長,健康保險制度將難以維繫。

  被診斷具有「代謝症候群」的人易於患上心臟病、糖尿病、腦出血和腦梗塞等成人病。這個結論已經在統計數據上得到證明。存在「代謝症候群」的人將通過健康保險的形式消耗大量稅金,以獲得成人病的治療。作為政府,肯定希望減少成人病後備軍,盡可能地抑制醫療費支出的增長。


  「原來如此。肥胖雖然是個人的自由,但如果因此患上疾病,結果將會浪費他人繳納的稅金。而且將導致財政赤字」,筆者終於理解了政府出台對不積極採取「代謝症候群」應對舉措的健康保險運營團體進行處罰這一無情政策的初衷。

  中國最近也已開始在各地引入醫療保險制度。為了緩解民眾對醫療費過高、無力到醫院就醫的強烈不滿,已經像日本那樣,開始構建所有國民均參加的保險制度。這個制度本身具有與日本健康保險制度相似的一面。在這個機制中,除了個人支付的保險費之外,政府也將對醫療費提供補貼。

  但由於這個制度剛剛啟動,中國政府可能還沒意識到,這個制度今後將像日本那樣,導致政府的社會保障費負擔不斷加重。這是因為中國的肥胖人口比率高於日本,雖然相差不多。今後接受成人病治療的人將像日本那樣不斷穩步增加。此外,中國的少子老齡化正以超過日本的速度不斷發展,因此政府的社會保障費負擔也將迅速加重。

  目前,據稱中國的累積財政赤字與GDP之比最高達到80%左右,相比日本的200%以上依然很低,但為了實現穩健的財政運營,就不能繼續擴大財政赤字。為了保持健康的財政,只能增加稅收或者抑制醫療費的膨脹。中國為了減少醫療費的財政負擔,可能像日本那樣,要求全體國民接受代謝症候群檢查。不,由於中國的特殊性,一切都由政治主導,或許將推行「代謝症候群消除運動」。

  筆者在調查中國肥胖人口的動向後,發現了令人吃驚的事實。在中國,公務員享受著「肥胖的自由」。據提供健康診斷服務的慈銘體檢集團的數據(2009年發佈)顯示,公務員的肥胖比率高達40.7%,與一般的腦力勞動者相比也高出4.4個百分點。此外,在另外的吉林省的一項調查(2009~2010年)中,公務員的肥胖率達到51.3%。

  雖然肥胖標準可能有所不同,但相比本文開頭提到的WHO統計數據中的中國肥胖率(25.4%),仍然顯得過高。中國公務員很多都患有高血壓、高脂血症、高血糖,深受疾病困擾。而其原因則在於,公務員經常參加宴會,進而存在暴飲暴食。

  在中國很多地區,公務員在患上疾病後,都由政府利用公款提供治療費補貼。換句話説,公務員利用稅金大吃大喝,而在由於肥胖患上疾病後,還要利用稅金進行治療。繼推行敦促公務員避免宴會等奢侈消費的「節儉令」之後,中國或許還需要推出「減肥令」。中國的各位公務員,和我一起開始減肥吧。


   作者村山宏為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編輯委員、本文僅代表筆者個人觀點

     專欄-日本人小聲説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