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騰訊入職和辭職員工看深圳吸引力

2017/09/07


      中村裕:廣東的深圳市被稱為「中國矽谷」。騰訊、華為技術等中國代表性民營企業的總部就設在這裡。不僅如此,這裡還有大量初創企業相互競爭,城市正在迅速發生變化。深圳從全國各地吸引了優秀人才,尤其是20多歲的年輕人。為什麼深圳能吸引優秀的年輕人,實現迅猛發展呢?

 

     騰訊員工平均年齡29歲,「幾乎沒有40歲以上的員工」

 

        「騰訊目前有3萬~4萬名員工,幾乎沒有40歲以上的人。由於跟不上變化等,自然而然就離開公司了。員工的平均年齡為29歲。但不少人的年收入都在60萬元以上」,8月中下旬,在騰訊總部附近,一名人年輕人匿名透露了公司內部的情況。

 

騰訊2017年7月在上海的一個展會上的展區(AP)

 

        今年不到30歲的潘大榮(化名)身穿T恤和短褲、沙灘鞋,一身輕便裝扮,據説上班時也這樣穿。他目前在騰訊正當紅的遊戲部門工作。潘大榮的老家就在廣東,沒有在中國讀大學,留學回來後幾年前進入騰訊。

 

        騰訊的主力業務是智慧手機聊天應用「微信」和遊戲,業績正在迅速擴大,想進備受歡迎的騰訊工作並非易事,但為了把非常喜歡的遊戲變成工作,潘大榮共接受4次嚴格的面試,最終成功入圍。

 

       進入公司後首先感到吃驚的是,儘管公司員工幾乎都是20多歲的年輕人,但薪資待遇卻非同一般。中途進入公司的潘大榮雖然沒有任何成績,但最初的基本月薪就達到1萬3000元,是中國同齡人平均工資的3倍。

 

        更令人吃驚的是加薪速度。加薪的特點是:「每年會在春季和秋季兩次加薪,雖然會分A~D四個等級嚴格評估,但只要沒有特殊情況,加薪速度都很快」。實際上,潘大榮的基本月薪最近達到了2萬5000元,3年幾乎增加一倍。

 

        獎金也非常高。據説「一年至少能拿相當於6個月工資的獎金,根據銷售情況等最多能拿相當於24個月工資的獎金」。潘大榮2017年春節前也一下子拿到了10個月的獎金(約24萬元)。

 

       不僅如此,員工還能獲得股票期權(購買公司普通股的權利)或者「特別獎金」。這是一種如果自己所在的部門取得了優秀成果,公司就向整個團隊發放高額獎金的制度。據稱,以約200人組成的部門為對象,一下子能發放總額為1億~2億元的獎金。

 

       據説2017年3月就給負責暢銷智慧手機遊戲的團隊發了近2億元的特別獎金。2016年11月,為紀念公司成立18週年,給全體員工每人發了300股(相當於8.3萬元)自家股票等,潘大榮説:「公司的薪資制度能始終激發員工的幹勁兒」。

 

   人均年薪79萬元

 

       實際上,據騰訊發佈的資料顯示,該公司員工的人均年薪單純計算為79萬元。按中國的物價水平,而且員工平均年齡只有29歲來看,待遇非同一般。

 


 

       公司福利也非常完善。工作滿3年以上的員工買房時,公司會提供50萬元的無息貸款。潘大榮雖然才20多歲,但已經在深圳市內買了一套400多萬元的新建住宅。

 

       加班的福利也很優厚。晚上8點以後會發「餐券」,能在公司內部的餐廳免費用餐。到晚上10點以後會為所有加班員工發「搭車券」,可以説無微不至。

 

騰訊的食堂,晚上8點以後就會有「餐券」

 

      潘大榮説:「在公司裏完全不用顧及上下級關係。營造了專心工作的環境。做得好能拿團隊獎金,因此員工之間也不會互相拖後腿。産品暢銷的話工資會大幅上漲,這種簡單明瞭的制度能調動員工的幹勁兒」。他接著説:「我也打算趁年輕多賺點錢,在45歲之前退休。然後回農村開個小店之類的,悠閒度日。這是我現在的夢想」。

 

        筆者還見到了一位2017年春季從騰訊辭職,跳槽進入一家初創企業的年輕女性。她叫李雪蓮(化名),今年30歲。那麼她為何要從騰訊辭職呢?

 

        李雪蓮説:「想在深圳的初創企業而非騰訊那樣的大公司磨煉專業技能,多受一點刺激」。雖然在騰訊時20多歲年收入就超過60萬元,但「現在就職的金融類初創企業給的工資更高,這也是跳槽的決定因素」 。

 

       不過,理由不單單是這些。李雪蓮説,「騰訊的優秀人才比以前更多了,畢業於哈佛大學、史丹佛大學及麻省理工學院(MIT)的中國員工越來越多」。雖然李雪蓮也畢業於北京非常難考的大學,但仍然覺得升到高管職位的可能性有限。不過,從騰訊那樣的優秀企業跳槽到初創企業不會感到不安嗎?

 

   初創企業把重點放在獎勵成功的制度設計上

 

       對此李雪蓮是這樣回答的,「比起新技術開發,深圳很多初創企業首先想的是獎勵成功的制度設計。他們會絞盡腦汁去想怎樣才能最大限度調動員工的幹勁兒。所以優秀的年輕人才紛紛被吸引到了深圳」。

 

       李雪蓮本身也是如此。她吐露説,「與騰訊相比能立即給我一個更好職位的初創企業更有吸引力。公司還預定實施首次公開募股(IPO),承諾進公司後給我一些股份」。

 


 

深圳

 

        騰訊作為深圳風險企業的先驅創建於1998年。僅20年時間總市值就大大突破40萬億日元。與2004年上市時相比達到450倍。在此期間接連超過日本豐田汽車、韓國三星電子、美國埃克森美孚和美國沃爾瑪等世界大企業,一躍成為總市值排名世界第8的企業。股價比年初上漲近80%。如果繼續保持這個勢頭,成為世界第一被認為也只是時間問題。

 

       目前在跳槽後的初創企業擔任高管職位的李雪蓮説,「不能通過報酬等明確的形式使個人價值最大化的企業,技術最終也會跟不上時代進步,企業的價值也無法實現最大化。所以深圳的初創企業也認真思考了這一點,並且在向騰訊學習,努力實現成長」。

 

       關於深圳的初創企業,容易受到關注的往往只是新技術。然而,關於很多日本大企業也苦惱的「人才利用方法」,即使是年輕企業也都從正面去面對,設法設計相關制度。也許正是這種態度中蘊藏著實現成長的秘密。

 

     日本經濟新聞(中文版:日經中文網) 廣州支局 中村裕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