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40萬起薪讓日本掀起工資革命

2018/05/25


  4月1日步入職場的吉田真也(24歲)在大學學的是計算機專業。在找工作時,多家企業對他伸出了橄欖枝,吉田最終選擇了總部位於東京新宿的大型聊天軟體企業LINE。選擇LINE的原因是「自己的技術能得到應有的回報」。

      

吉田真也(左)通過特殊人才選拔機制進入LINE(東京新宿區的LINE總部)

        

  吉田開始有這種感覺是在2016年12月,當時他還在找工作。被內定(獲得offer)2018年春季入職的吉田在會議室與LINE的招聘專員會面。「這是你的起薪」,招聘負責人大致介紹了一下福利保障等勞動條件後在白板上寫下了一組數字。  

   

  LINE聘用工程師的最低初始年薪為501.6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8.93萬元)。選拔過程中的成績越好,起薪越高。雖然吉田僅是普通的正式員工,不過拿的是根據成果決定薪資的年薪。吉田入選了LINE的「特殊人才選拔」機制,該機制下成績優異者的起薪將比通常高出100多萬日元(約合人民幣5.77萬元)。

    

  日本經濟産業省2016年實施的調查顯示,日本IT人才20多歲時的平均年薪為413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3.82萬元),大幅低於美國的1023萬日元(約合人民幣59.01萬元)。不過,意識到全球規模人才競爭的日本企業正在逐漸提高薪資。

       

  上調起薪的動作也引人注目。原因不僅僅是目前就業形式處在賣方市場,厚待有能力、有幹勁、能出成績人才的機制也延伸到起薪。LINE負責人事的執行董事落合紀貴(43歲)表示,「必須給出令每個人滿意的年薪」。

    

  3月上旬,日本的二手商品交易平臺Mercari給預定1個月後入職的工程師毛利竹宏(23歲)發了一封郵件。郵件發自Mercari的人事部。明明毛利已基本確定入職,但郵件中卻恭敬地寫到「您已被我公司錄用,衷心期待您成為Mercari的一員,您的薪酬福利如下」。毛利的年薪與1年前內定時相比有所提高。

    

  年薪提高是因為Mercari採用了新制度,根據入職前的實習表現等,將部分內定者的年薪提高幾十萬日元到幾百萬日元。毛利因在Mercari的美國子公司開發出新功能而獲得好評。毛利表示「希望在Mercari認真向世界發起挑戰」。

         

  在日本企業的人事負責人之間,從2017年夏季開始「華為衝擊」成為話題。華為的日本法人以理工科學生為對象,在多個崗位中,給應屆大學畢業生開出40.1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31萬元)的初始月薪,給碩士開到43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48萬元)。

   

  華為的日本法人解釋稱,「這是與歐美企業相倣的薪資水平,並不稀奇」。不過,對於相同行業內各企業薪資差不多的日本企業來説,危機感迅速增強。日本企業認識到,從起薪開始,如果不給出與能力相符的待遇將無法獲得優秀人才。

        


           

  「雖然入職後能漲工資,但起薪太低,有點不滿」,日本IT企業CyberAgent的社長藤田晉(44歲)2017年11月在公司內的餐會上聽到年輕工程師這樣抱怨。藤田馬上指示相關人員調整制度,以2018年春季入職的約50名工程師為對象廢除了無差別的起薪制度。還開始向擁有專業技術的人才支付超過72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41.53萬元)的年薪。

     

  技術的破壞性創新加劇了人才爭奪競爭。物聯網(IoT)和人工智慧(AI)成為左右企業盛衰的核心技術。日本大和綜研的主任研究員溝端幹雄(45歲)表示,「日本企業此前在錄用應屆畢業生時重視潛力,不過隨著技術創新速度加快,即戰力越來越受到重視。實力主義薪酬體制可能進一步普及」。

         

  除了起薪外,華為有時據説還以3千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73.06萬元)的年薪從日本的大型電子企業挖走員工。日本企業不提高待遇的話將無法招到優秀人才和防止人才外流。

    

  「現在,不漲工資沒法確保競爭力」。

    

  「連基本工資也要漲嗎」。

     

  2018年春季,索尼時隔15年再次決定提高基本工資。包括一次性獎金在內,員工的年收入將提高5%。從啟動討論的2017年開始出現了以上兩種意見。

     

  提高基本工資從長期來看將對企業業績産生巨大影響,不過索尼已經今時不同往日,過去僅靠索尼品牌就能吸引到優秀人才,現在則不儘然。索尼的人事企劃部統括部長宇野木志郎(45歲)表示,「有一種整個電子行業走向沒落的危機感」。年功序列制(論資排輩)和同行業內各企業薪酬差不多的制度已經行不通了。 

  

版權聲明:日本經濟新聞社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或部分複製,違者必究。